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射雕遗篇——君山之巅[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射雕遗篇——君山之巅[上]
(上)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黄蓉迷迷糊糊中只感凉风吹拂,身有寒意,耳中隐隐似有波涛之声,睁开眼来,但见云雾中一轮朗月刚从东边山后升起。    黄蓉这一惊非小,适才大白日在酒楼上饮酒,怎幺转瞬之间便已昏黑?昏昏沈沈中待要站起,更惊觉双手双脚均已给绳索缚住。    她立知是着了那白胖乞丐的道儿,但他使了什幺邪法,却难索解;一时之间也不去多想,斜眼见郭靖躺在自己身边,面色苍白,双目紧闭,唯有胸膛浅浅起伏,她心中更是惶恐不安。    更可恨的是,那绳索非但缚住了她的手腕脚腕,还在她身上捆了几道,使她浑身无法用力,最多只能在地上晃动身躯。    靖哥哥内力深厚,却不知何故,竟未转醒,反而是内力武功远逊的黄蓉先从混沌中醒来,黄蓉好不容易才挪动到郭靖身旁,先是轻声唤道:“靖哥哥、靖哥哥……”却又怎能叫醒他?    无奈之下,她急切想求先脱身再慢慢救醒情郎,暗劲使来,而这绳索竟纹丝不损,原来这绳索是以牛皮条混以钢丝绞成。她欲待再加内劲,突然面上一凉,一片冰冷的剑锋在自己脸颊上轻轻拍了两拍,转头横眼瞧去,见是一个青年乞丐手执兵刃守在身边,只得不再挣扎,转头去瞧郭靖,依旧如同死尸一般,她甚是气苦,刀剑威胁下,却也无可奈何。    黄蓉稳定心绪,左右张望,先看清周遭情势,再图脱身,她侧目望去,惊得呆了,发觉竟是置身于一个山峰之顶,月光下看得明白,四下都是湖水,轻烟薄雾,笼罩着万顷碧波,心道:“原来我们已给擒到了洞庭湖中的君山顶上,怎地途中毫无知觉?”更让她吃惊的是,高台下围坐着数百名乞丐,各人寂然无声,一轮圆圆的明月,悬在远处山峰顶上,未到中天。她暗暗心喜:“啊,是了,今日七月十五,这正是丐帮大会。师父是丐帮帮主,在浩渺烟波的海岛上,师父已将帮主之位传给我,说起来,我还是他们的帮主,等我传下师父号令,何愁众丐不服?”    众乞丐离黄蓉郭靖之处大约数十丈,看情形像是在等什幺人,此刻黄蓉身边此刻只有刀剑不离手那名青年乞丐。    说来奇怪,黄蓉心中惶恐之意已大大消减,因为她想这丐帮是自己人,而她是下任帮主,可能是因为误会而被囚禁在这轩辕台上罢。过了良久,群丐仍无动静,黄蓉心想这倒是个好机会,得想个什幺法子脱身,此刻三人所处的高台高约十余丈,在此稍有些动静,料想高台下麵的众丐也不会发觉。    正赏月观景间,黄蓉眼睛一转,却见负责看守他们的青年乞丐也在看她,目光交汇,那青年乞丐表情一窒,立刻将视线挪开,竟有些抱赧之意。    黄蓉心中有些讶异:“难道自己身上有何不妥?”低头望去,脸上一红,原来捆在她身上的绳索捆得实在太紧,时值夏初,衣衫原本就薄,她这两年发育得甚为丰满,加之自小习武,桃花岛上海鲜饮食都属上佳,她的身段更是玲珑有致,有时候让她颇为苦恼,故而行走江湖时,她会故意穿着稍大些的衣裙来遮掩她略显丰腴的胴体,但此刻身体被绳索用力捆起,那玲珑身段竟被勾勒得凹凸有致。    “可恶的臭小子,竟如此放肆!”黄蓉暗骂一句,这年轻乞丐分明是在偷看自己!最让她脸红的是襟口处,乳上乳下各被一道绳索勒着,那饱满双峰更是鼓胀胀地凸起,此等撩人风光,也免不了这年轻乞丐呆呆看着了。    那青年乞丐不知偷看了多久,自小他就没见识过如此美人,这当会儿这美丽少女被师傅特製的牛筋绳索捆住,正是肆意窥视丽色的好时机,他的目光从黄蓉的浑圆香肩、奶脯,乃至臀股不知扫过了多少遍,尤其是她胸口鼓起的那一团,怎地这般大,娘的,比起街头巷尾那些流莺夜香都来得丰满的多啊!他却不知黄蓉从小锦衣玉食,营养甚好,当然比那时候的女子要发育得好,更因为自小练功习武,体态更是匀称。    黄蓉先是羞恼,丐帮也算是名门大派,这小乞丐的视线却如此无礼,自己还是他将来的掌门人呢,竟还用如此猥亵的目光瞧着自己的……身体。    后又看到,这乞丐身上破烂,脚上甚至只有一双草鞋,左脚还缺了一块鞋跟,露出髒兮兮的脚掌,她心中又不由得起了怜悯之心,这乞儿虽是眼神放肆,可察觉到她转醒之后,立刻将视线转移走了,神色间又有惶恐之意,他黑黑的脸庞上稚气未脱,倒是和靖哥哥有时候的表情有些神似。    黄蓉怜悯心起,自然羞恼之意稍减,自小就聪明伶俐但又刁钻顽皮的她脸上浮出了一丝微笑,心中生出一计。    这幺想看……那就让你看个够……说不定……可以借此脱身呢!转头看去,心爱的靖哥哥仍在昏睡之中,她计议已定,心中一热,双腿竟不自主研磨,等到她发现自己私密之处竟已潮润,一丝绯红出现在俏脸上,在轩辕台的月光下,更显娇媚。    一直斜眼余光窥视她的乞丐喉咙口咕噜一转,自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这乞丐如此吃色的表情落在黄蓉眼里,她竟然心中一蕩,默想:原来男人都喜欢这种调调呀,怪不得靖哥哥看她调皮撒娇的时候,也是这般脸红呢,待得黄蓉再睁开眼睛,斜眼瞟去,眼神里更多了些风情,但灵动活泼一点不减。    黄蓉心想幸好困住他们的高台离地面大约有十余丈,虽离台下席地而坐的众乞丐不远,但也不近,黄蓉的声音控制得很小,所以群丐并听不见这里的动静。既看不见高台上的情况,又听不见这里的动静,让黄蓉更是放鬆下来。    只见她似笑非笑地说:“坏哥哥,你在看人家哪里呀……”说着身子故意轻轻扭动,虽然被绳子牢牢捆绑住,却还是可以稍微动弹,黄蓉青春玲珑的娇躯在地上扭动不休,像一条美人蛇一般。    听见这姑娘突然出声,还如灵蛇走地般地扭动身躯,可让这个年轻乞丐又惊又豔,他浑身打了一个颤,他慌忙挪开眼睛,但不多久又忍不住将视线投注过来。    “讨厌啦……别总是看人家这里呀……”这小丫头轻轻柔柔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黄蓉嘴里虽说着“别看这里”,其实话语间实乃在挑逗这年轻乞丐看她的胸乳间。    黄蓉年芳十七,小小身躯却异常凹凸有致,她有意作弄这乞儿,便故意夹紧了双臂,这样一来,那两条细细的胳臂之间,那平日里不显山露水却尺寸傲人的双乳更是凸显了出来,那浑圆的乳形沈甸甸的,乳廓居然超过了肘弯。    黄蓉自小在桃花岛长大,从婴幼到孩童到少女,都是她爹黄老邪一手带大,于是从小就沾染着几分邪气,颇不以传统礼教为然,刁蛮娇憨的她更是打心底里对当下的男女大防嗤之以鼻,是故凭美色诱惑眼前的这个年轻乞丐倒也未尝不可,反正心爱的情郎昏迷不醒,今夜君山之巅的事情,他大可不必知晓。    想到这里,她展颜对着年轻乞丐笑道:“我叫黄蓉,你可以叫我蓉儿,你叫什幺名字呀?”当然,她的声音控制得很好,除了这年轻乞丐,高台下方的众人并听不见。    这年轻乞丐眼睛直瞪着黄蓉故意夹紧臂膀凸出的胸脯,正魂受色予间,迷迷糊糊答道:“我、我叫丁大……啊呀!”他突然像是转醒一般,猛地侧过头去,“我师父吩咐我看牢你们,别、别和你们说话的!”    “你师父说什幺?”黄蓉故意像是没听清乞儿的声音,眨巴着眼睛。    “我师父说……说别和你们说话……”    “那你现在在干嘛呀?”黄蓉突然莞尔一笑。    “我现在……在和……啊呀!”这唤作“丁大”的年轻乞丐轻而易举地便上钩了,他愣在那里,嘴巴张得老大。    黄蓉却被这丁大弄得很开心,这年轻乞丐看起来和靖哥哥一样傻傻的,这黄蓉倒和别的女子不同,她娇俏可人、精灵古怪,却只喜欢憨憨癡癡的男子,恐在心中,她的靖哥哥那样的男人才是最可靠的吧,此刻正拿着明晃晃的刀看守他们的丁大,倒也有靖哥哥三分神韵,想到这里,黄蓉心中最后的一点矜持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需要看守的女贼生得如此美豔,偏又大胆肆意,不觉中竟与自己攀谈起来,让丁大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观这小妖女在地上摩挲着身体,竟如此诱人心魄!丁大咽了咽口水,心想,反正已经违背了师傅的命令,索性再说几句,他只觉得和这小妖女说话,心里只觉得有种说不出的舒服。    丁大不由得凑近几步,手里的刀也放到了一旁的地上,他眼神直勾勾盯着地上被捆绑住的少女身体曲线,尤其不停地在黄蓉饱满的丰乳处大转。「这小丫头的奶子……好大……」丁大心中惊歎道,他虽未经人事,却在襄阳城中窝在墙角,看过不少窑子的浪货在妓院外勾引客人,却依然为眼下少女的丰乳而吃惊。    偏偏这小妖女正直芳华,这胸口的乳儿不仅是尺寸惊人,看上去形状也甚好,就像两只圆滚滚的大肉包子藏在胸口衣襟下一般。    黄蓉捉狭心起,她侧目望去,看了看丁大裤头处微微隆起的帐篷,她虽是处子,但也知道这是什幺东西,不由地粉颊绯红,低声啐道:“丁大……你……你流氓!”    丁大虽是乞丐,身份卑下,可也为自己是丐帮中一员而骄傲,丐帮乃天下第一大帮,虽不是名门,但也当得上是大派,这种肆意偷看少女的行径确实也不该,更不要说下体不由自主勃起被黄蓉抓到现行了。    丁大慌忙间赶紧挪开目光,然后用力将隆起的裤裆压下去,只是年轻男人血气方刚,哪有这般容易能立刻消火?只把他急的满头是汗,他心下只是奇怪,刚才这小妖女还不停扭动身体逗人视线,怎地突然就开骂了呢,他却不知这黄蓉天生顽皮,只是用此种套路玩弄他与股掌间罢了。    黄蓉眼见这丁大确实如同靖哥哥一般老实,自己稍作态发怒,丁大就如老鼠见猫儿一样畏缩不前,还在那儿一个劲地捂着裤裆,她心下既是好笑又是笃定,更好玩的是这丁大头转过去之后,每隔几瞬,却总又忍不住朝自己看来,这呆头鹅,和靖哥哥当初第一次在河上见面时候一模一样。    黄蓉道:“丁、丁哥哥?”丁哥哥叫起来,和靖哥哥倒也差不多,这人虽然长相丑陋武功低下,与英明神武的靖哥哥不能同日而语,但面对自己的癡态,倒是异曲同工。    丁大双肩一抖。    她又道:“丁哥哥?”    丁大回过头来,指了指自己,问道:“你、你是在叫俺?”    黄蓉故意扭了扭身体,娇嗔道:“当然啦,难道这里还有第二个丁哥哥嘛?”    “哦、哦,你叫俺有何事?”丁大此刻心中实已七上八下,对黄蓉,他是既色心大起又不免有些害怕。    “什幺你、你、你的,真不懂礼貌……你们丐帮弟子……都是这般无礼的幺?”    “哦……哦……啊……”丁大面色大囧。    “又啊啊哦哦的,像个呆头鹅一样……真像……”    “真像?”    真像靖哥哥,黄蓉心想着,然后摇摇头,突又用甜腻的声音唤道:“丁哥哥,你叫我蓉儿吧。”    “这、这……这不妥吧?”丁大嘴里说着不妥,心里却有种说不出来的开心。    “有什幺不妥?你的师父不允许你叫我蓉儿?”    丁大默想师父都不允许我和你说话,更不要说叫你蓉儿了,可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    “丁哥哥……你过来……蓉儿有话和你说呢……”黄蓉甜甜一笑。    “可是……”嘴里说着可是,丁大的脚步却不自觉地动起来,真的走到了黄蓉身旁。    “你、你要干嘛?”丁大的声音中气不足。    “什幺你、你、你的……”黄蓉佯怒道。    “那……”    “丁哥哥!你应该叫人家什幺!快点重新说!”    丁大此刻离黄蓉不足三尺,凑近了才发现这小妖女比想像中的更漂亮,她虽是在生气,但桃腮如霞更是诱人,整个人像蛇一样扭曲在地上,纤腰被绳索一捆,更如杨柳一般盈盈一握,而高耸挺拔的胸脯凸出夸张的曲线,真像上前摸上一摸,不知这手感如何。    “蓉、蓉儿……”丁大咽了口唾沫。    “这才对嘛……丁哥哥……帮我个忙好不好嘛……”黄蓉的声音又变得甜腻起来。    丁大一凛,心想这小丫头莫不是要他放了她,于是赶紧退后一步道:“使不得!师父要是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    “啊呀!什幺啦!丁哥哥你还没听我讲完呢!”黄蓉俏鼻皱起,煞是可爱。    “蓉儿你、你难道不是要俺放了你?”     黄蓉心想当然是呀,就你呆头鹅也似的,本姑娘有一百零八种办法能脱身,只不过此时逗逗你倒也不错,于是小嘴微撅道:“自然不是,人家也知道丁哥哥你为难的,是其他的事情啦。”    丁大听了眼睛一亮,道:“那、那就没问题了,蓉儿你说,只要不是要俺放了你,其他的,老子、哦不,俺一定答应!”    黄蓉见他急于表现的模样,噗嗤一笑,端的是花容玉貌,看得丁大都呆了,她仰面躺在地上,平顺了下气息,小声道:“丁哥哥,人家前几日露宿郊外,被那可恶的蜘蛛叮咬,中毒不浅,幸亏随身携带桃花岛的秘药,但需日日涂抹于伤口才是,否则的话……否则的话……”说到这里,黄蓉神色黯然。    丁大哪里能让黄蓉伤心,当她小嘴终于说出“毒发身亡”四个字的时候,他心里也像被拳头捏紧一般绞痛起来,他慌忙答道:“那怎生是好?”    黄蓉见他神色仓皇,不像是假,倒也有稍许感动,她泪盈眼眶,楚楚可怜道:“能否请丁哥哥帮我涂抹秘药在伤口处,大恩大德小女子定做牛做马……”    还没等她说完,这丁大将他那头大点起来,黄蓉见之如同捣蒜,嘴角泛笑,待得丁大说:“这有何难,蓉儿放心,包、包在我身上。”她又装作戚戚然,红着眼眶说:“那就辛苦丁哥哥了……先帮人家将解药取出来……你过来吧……”    丁大十分听话,蹲下了身子,眼瞧着眼前少女身躯近在眼前,目光竟有些呆滞。    男人的目光在她身上流转,黄蓉女子天性当然能感知得到,她却没有太多反感,反而到有股莫名其妙的满足和兴奋感。    “丁哥哥!丁哥哥……”黄蓉先让他近距离过足了眼瘾,才连叫他两声,让这丁大回过神来。    “对、对不住,蓉儿,你太美了……俺忍不住看……看你……”丁大不由自主发出一声感歎。    从小到大黄蓉不知听过多少讚美,语气里真诚与否,冰雪聪明的她自然能感知,这青年乞丐的讚美实在发自肺腑,与靖哥哥当初第一次见到她时候发出的讚歎别无二致、如出一辙。    这当会儿,气氛竟然变得旖旎起来,黄蓉粉颊上浮出一丝绯红,她小声地说:“讨厌啦……丁哥哥你……你别看了……人家、人家好害羞呢……”    “哦!哦!当然!”丁大目不转睛地瞧着眼前的少女,嘴里喃喃,“这药……这药在哪呢?”     “九花玉露膏十分珍贵,人家、人家都是贴身藏起的……”黄蓉随口胡诌了一个药名,她家中自有神药“九花玉露丸”,这时却冒出一个“九花玉露膏”,料想这丁大也不识得。    “啊!!”丁大一听竟倒退几步。    “怎幺了啊?”黄蓉问道,她当然知道丁大怎幺了,这贴身安放的物件怎能让陌生男人来“找寻”?可要想脱身,只有行此方策。    这丁大看起来也是雏儿,妙龄少女玉体横陈在前,竟要他帮忙在身上“摸索”、“探秘”,确实是骇人听闻,偏偏又如此真实,实在让他激动万分。    黄蓉本也不免少女羞涩,但见这丁大如此惶恐,天性中俏皮顽劣的一面又露了出来,她娇嗔道:“丁哥哥,你怎幺了啊……蓉儿需要你呢……快快帮我将药瓶拿出来,否则的话,人家就要毒发身亡了啊!”    这丁大也是头脑简单之人,他想着若是这般娇俏可人的少女毒发身亡,实乃老天不公,但若是稟报师尊,万一师父派另一名弟子来协助这蓉儿,她的身子不免被别人沾染,丁大摇摇头,此时此刻他再不愿意别的男人和这蓉儿再有接触!    丁大喘息片刻,目光现出决绝之意,沈声道:“蓉儿莫慌,丁哥哥这就来帮你!”    黄蓉道:“太好了!”    “这药你贴身藏在何处?”    “……”黄蓉之前已有準备,饶是如此,少女心性仍不免羞涩,她美目流转,良久,才低声道:“这药甚是珍贵,小女子总是……总是贴身藏于乳间……”    “何、何处?”丁大的声音都发抖了。    “乳间啦……讨厌死了……就在人家的双、乳之间……”说道此处,黄蓉的声音愈发细微,就像蚊子叫一般。    “这样的话、俺……俺就会碰到蓉儿你的……你的奶子……”丁大出身卑微,自然言语粗俗,他本不想冒犯仙子般的黄蓉,可话到嘴边只能说出“奶子”这般荤话。    “啊呀!羞死个人啦……什幺、什幺奶子、奶子的……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黄蓉不依道。    “对不住!对不住!那……”    那丁大还待解释,黄蓉却继续逗弄着道:“事情紧迫,不得已只能如此,你我都是、都是江湖儿女,也就罢了,你、你来取吧……”    丁大搓搓手,鼻孔中冒着热气,颤声道:“蓉儿此话当真?你真的不会怪罪?”    “你是帮我,我怎幺会怪罪你呢?只、只要丁哥哥你勿将今夜之事告诉他人,人家就不会怪罪……”    丁大的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俺自不会说!俺丁大发誓……”    “别啦……还发什幺誓……快点啦……蓉儿等着丁哥哥呢……”说完这话,黄蓉自知其中语病,耳垂羞得都红了。    “要拿到秘药,我先要脱蓉儿你的上衣,只不过你被牛皮绳捆住,急切间又没有剪刀,只能撕掉。”丁大的眼睛瞪着黄蓉高高隆起的酥胸。    黄蓉没有回答,但她娇媚的眼神就是允许,得到许可的丁大跪倒在地上,在七月十五的君山之巅,皎洁月色下的少女越发迷人,只见她面容娇艳欲滴,凤目瑶鼻,丁大心中一蕩,大手捏着她衣襟,用力向外一扯,只听得“哧啦”一声,月白色的衣襟便被撕烂。    “啊呀……”黄蓉忍不住叫了起来,在情郎靖哥哥眼前,被陌生男人宽衣解带,她还是忍不住娇羞满面,黄蓉竭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心中却觉得越来越火热,尤其是想到在靖哥哥就在一旁,而少女从没被别人看到过的身体展露在另一个男人面前,她的心里就又是刺激又是兴奋,一股强烈的渴望化做一团欲火在身体里肆虐。    丁大咽了口唾沫,眼眶瞪得通红看着这可人儿,只见黄蓉秀眉轻皱,轻咬下唇,更添一抹娇羞,他的目光中了魔般不由自主下移,原以为能看到少女的亵衣肚兜,却没想到入眼的是墨绿色衣物,这墨绿色衣物料质奇异,非丝非绸,看上去柔软贴身,却又十分坚固。    “这……”丁大惊得呆了,这世上还有此等衣物。    “这是软猬甲啦……”捉狭的笑容又浮现在黄蓉嘴角,“丁哥哥,你以为能看到人家的……嗯……肚兜吗?嘿嘿嘿……”    “不是、不是……”丁大被俏佳人说中心事,摸着脑袋,目光却依然被她衣襟开口处的春光吸引。    原来那软猬甲十分奇异,端的是紧致贴身异常,正妥帖着黄蓉成熟胴体,使得她玲珑的曲线暴露无遗,更有甚者,他突然发现那软猬甲高高隆起的少女乳房中央,浮出两枚小丘似的形状,丘顶两粒樱桃似的小小圆凸,十分勃挺坚硬,分外诱人。    “这、这是何物?这便是九花玉露丸吗?怎地如此之小?还有两颗?是左边一颗,还是右边一颗呢?”丁大颤声道,他还是头一次见到女子乳房,虽是隔着软猬甲,可那层布料极是纤薄,黄蓉一对丰满的胸脯曲线毕露,而这丁大却将布料下麵微微隆起的乳头认成了九花玉露丸。    黄蓉正忐忑间,听闻丁大的话语,仰躺在地的她目光不能及,只是觉得胸口有火辣辣的视线略过,尤其是还有热气气息喷在她的乳尖,想必是那丁大实在激动万分,这年轻陌生的乞丐被自己的美色吸引,黄蓉既是害羞,也是骄傲,她柔柔地应了一句:“讨厌啦丁哥哥,还左一颗右一颗的……那是人家的……乳头……才、才不是九花玉露丸呢,那药、藏在人家双乳之间……讨厌,丁哥哥你怎幺看得这般仔细,隔着软猬甲你都看到人家的乳头……坏死了你!”黄蓉只能红着脸说道,不知是这君山之巅太冷,而是小妮子已经欲火点燃,那两颗小小的乳头慢慢在软猬甲下挺立起来,那两个凸点更是明显。    “原来这就是女子的乳头……却不知是啥颜色的……肯定不是像我一般又黑又大的!”丁大癡癡呆呆的,今夜之前,这乞丐哪里能够想到竟然能见识到此等美豔绝伦的少女?更不要说连少女最私密之处也被他近距离赏析着?    “讨厌啦……丁哥哥……你别这幺近……鼻子里的热气都喷到人家的……乳头了……人家会害羞的啦……靖哥哥要是知道了,定、定会杀死你的……啊……你还故意吹气!啊……讨厌死了!”    黄蓉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幺看着酥胸,还是在心爱的靖哥哥面前,甚至连靖哥哥都没这幺近距离观赏过自己的胸部,她觉得脸红的发烫,这年轻乞丐鼻子里呼出的热气好烫,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软猬甲喷在她的胸脯上,黄蓉觉得乳房上象有无数根细小的针不停的扎着,这羞辱的感觉让她就要疯狂了。    靖哥哥昏迷在侧,自己却任由另一个男人撕裂衣裳,黄蓉自是娇羞满脸,只是在内心深处,那一抹天生的媚意却蓬勃而出,之后对靖哥哥的歉疚之意稍减,她斜睨着丁大,杏眼中媚波盈蕩,潮红遍布的俏脸上尽是难耐春情,喉部蠕动不休间几声箫管腻吟伴着馨香气息绽出檀口。    “嗯啊啊~~~叫你别吹了~~~~人家的乳头变得好奇怪了呢~~~”    “蓉儿,你看看,这里,这两粒乳头,变硬了……真好玩……”丁大就像是在年少无知的孩童看到什幺新奇的玩具一般,虽然黄蓉一再要求他不要对着乳头吹气,可他还是依然故我,不停地对着那缓缓鼓出来的凸起处吹着热气,而黄蓉早已羞得玉脸通红,“嗯……”她从鼻子里发出诱人的娇哼。混乱的脑中早已没有了平日的矜持,传统的礼教被强烈的慾火烧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    这样下去不行……    黄蓉的脑袋里闪过这个念头,因为她赫然发觉下体春潮满溢,虽然这个才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乞丐根本还没触碰到她的肌肤,但即便只是隔空吹气,她少女敏感的身体都已经招架不住,可见天生媚骨如是,她强忍着舒爽与刺激并存的感觉,勉强说道:“丁哥哥……停下来……我……嗯嗯……啊……丁哥哥!别吹了啦!”最后她的声音突然响了一下,终于让沈迷在“吹气玩乳头”的丁大回过神来。    丁大喘着粗气,眼睛里都是血丝,他看着衣衫不整,身子被束缚住的黄蓉,在那一瞬间,他体内的兽性即将勃发,却看着少女豔美绝伦却依旧清纯的模样,那股子兽性随着呼吸慢慢平复下来。    黄蓉眼眸中水汪汪的,最后看见丁大缓过神来,露出了赞许的神色。    “蓉儿……刚才实在是对不住……我、我……”丁大满脸都是汗。    “没关係……丁哥哥,蓉儿不怪你……”这种惊豔而惶恐的眼神,黄蓉只觉得这青年乞丐和郭靖何其相似,“现在,人家的身子也被你看过了,你可以帮人家把膏药拿出来了吗?再不抓紧些,人家的伤……就无药可救了啦!而且万一你师傅又派了别人来这里……我们……”    “当然!当然!”丁大立刻说,然后楞了一下,面露难色,“只是……事态紧急,我身边也没趁手的剪刀什幺……如何能将你这贴身的软猬甲解开呢?”    黄蓉心想这软猬甲乃桃花岛的镇岛之宝,穿在身上可谓刀枪不入,自己行走江湖的底气也来源于此,即便是有剪刀在侧,又岂能能剪开?这呆呆的丁大还真是上当了。    于是黄蓉故作迟疑,说道:“我这软猬甲的暗扣在背后,扣子解掉后就能脱掉,只不过人家手脚被绑,即便你解开暗扣,也脱不掉它,脱不掉它就拿不到我胸口处的解药……怎幺办才好……”说到这里,黄蓉竟泫然欲泣,她咬着嘴唇,楚楚可怜地盯着丁大。    丁大搓着手看着眼前可怜的黄蓉,他傻笨直如郭靖,一时脑子还转不过来,只是在那乾着急,突然他瞅了一眼黄蓉的手脚处,这才反应过来,他张着嘴,愣了一会儿,才说:“你要我……要我……把你的手脚处的绳索解开?”    黄蓉心想正是如此,这家伙也太迟钝,嘴里却说:“要拿解药,不得不如此……”不等丁大再开口,她又道,“丁少侠你不用怕我手脚鬆绑后对你不利……人家其实除了被绑住手脚,穴道也被你们丐帮长老点着,浑身根本使不上内力,我真的只是想你帮我拿解药……而已……”    这丁大在丐帮中的地位很低,原是打死他都不敢违抗长老的旨意,但眼下这绝美少女显然已经成为他心中的女神,最关键的是,他听到黄蓉又换了个称谓来称呼他——“丁少侠”。    “丁少侠”显然比起刚才的“丁哥哥”生分多了,正是自己的迟疑惹得她不悦了,丁大急道:“蓉儿妹妹你且放心,俺、俺照办既是……”黄蓉嫣然一笑,这年轻乞丐如此听话,她心想马上再给他尝些甜头也无妨,想到这里,她心头一热,直觉得不好意思,自己怎生如此放蕩,对着这第一次见到的乞丐动心思,她又马上想到,等这场逗弄老鼠般的游戏结束后,将这个丁大杀掉便是。    想到这里,她狐媚地舔了舔嘴唇,腻声道:“丁哥哥,你真好……人家不知怎幺报答你才好……人家的伤全靠你的大仁大义了哦……”    “不用、不用……蓉儿妹妹你说这样的话,就显得生分了……这是应该的……况且你……你已经让俺见识到了女人的身子……已经是让俺感激不尽了!”这边说着话,丁大蹲在黄蓉身边,开始解开绑在她足部的绳索。    饶是黄蓉已经有了心理準备,却被这赤裸裸的话语弄得俏脸绯红,鬼使神差间,她竟追问道:“真的?人家真的很美?”    丁大不假思索地道:“当然是真的……好美好美……好美好美……”    丁大文盲了半辈子,也不知怎幺甜言蜜语,只能一个劲地“好美好美”。    黄蓉噗嗤一笑,悄声道:“人家身上什幺地方最美啊?”    “……”丁大闷哼一声,脑袋低了下来,没有回答,手上的活也停了下来。    “哈哈哈……丁哥哥你也会不好意思……”    被绝美少女调笑着,这丁大的脑袋更是低垂,几乎要碰到地面了,嘴里也只能“啊啊”两声。    “啊啊是什幺意思呀?”黄蓉眨巴着眼睛,佯怒道,“难道丁哥哥你是骗人家的幺?光说人家美,也不讲人家哪里美!”    “我才没有骗你呢!”丁大一听这话急了,马上仰起头说道。    “那你说说看啊!你最喜欢人家身上的什幺……地方……呢?”黄蓉撅着小嘴,娇憨交织着性感,让这骯髒乞儿看傻了。    “俺、俺最中意的是蓉儿的奶子!那幺好看!”丁大满头大汗,好不容易才解开黄蓉脚上的绳索,只剩下缚在双手间的绳索了,他移步到她上半身旁,眼睛却不敢看她,嘴里说出的话却掷地有声,    “讨厌啦……你们男人就知道奶子奶子的,你隔着软猬甲,又没有真的看到,就知道人家的……奶子……很好看?”黄蓉嘴里啐道,言语间却继续挑逗着乞儿。    “俺……俺……”丁大开始着手解开黄蓉双手间的最后束缚,却好似生怕唐突佳人,他的手伸得老长,儘量不把自己的身体靠近少女的温香软玉。    “好啦。”丁大低声说道,他此刻已经完全将师傅的嘱咐抛到九霄云外了,连捆绑在她身上的特製牛筋绳索也解开了,这少女被点着穴道,还不能动弹,眼睛眨巴着,像是在等待什幺。    其实这时候黄蓉暗自运转内功,发现已经全然无异样,随时可给这乞儿致命一击再救出靖哥哥,可她却仍然装作无法动弹,轻声地催促:“丁哥哥,你现在可以解开软猬甲的暗扣了,就在蓉儿的背后。解药就贴身藏于软猬甲下。”    用不着再多言语,丁大急切却不失温柔地将黄蓉的身子翻转过来,颤抖着手拉开了暗扣,暗扣解开,软猬甲自然向左右两侧趟开,露出那黄蓉那白如凝脂的绝美身体。    背后已是如此诱人,那胸前的旖旎风情呢?丁大迷迷糊糊间,却不知这黄蓉是怎幺就翻转了身子,变成了正面向上,真将少女赤裸的胸怀展露在他的眼前。    饶是丁大隔着软猬甲就知道黄蓉体态优美,这刻还是看傻了眼,只见白皙如玉的的肌肤上,跳出的是一对大小恰到好处的美乳,但这大小恰到好处,只是针对普通体形的女子而言,放在娇小似燕的黄蓉身上,却显得有点硕大、沈重,犹如一对成熟得快要渗出水来的桃子,长于幼枝嫩芽之上,摇摇欲坠。那双「桃子」白里透红,最鲜红的一点娇傲地向上轻昂,因为兴奋而涨大起来,而且还有越来越硬的趋势。    黄蓉又是羞涩又是兴奋,在双手解绑之后,明明可以一掌就毙了这乞丐,却不知为何没有行动,反而任由他将自己贴身而穿的软猬甲解开后,而后更是天知晓为什幺自己竟会主动转过身来,让这陌生的年轻乞儿得以窥视自己的胸脯,这还是小妮子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坦胸露乳,连与靖哥哥在一起亲昵的时候,他们也是相敬如宾,却没想见在这君山之巅,自己却这般放蕩,幸好靖哥哥还在一旁昏睡不醒。    怪就怪丁大一举一动刻板呆滞,就连被自己惊豔到的表情和靖哥哥也如出一辙,天性不羁而爱玩的黄蓉竟心甘情愿地露出少女大好春色。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黄蓉脑子里突然闪过这幺一句话,眼瞧着这丁大神魂颠倒的模样,给你看了身子,也不枉你死前做了好事,给我解绑!她暗自用劲,正想着挥掌击毙这小子的瞬间,突然间胸乳间一凉,似乎有滴上了什幺液体。    黄蓉挥击的动作一滞,低头看去,竟是丁大的口水滴在她的乳房上,自己的乳房上沾染到乞丐臭嘴里的口水,一瞬间,黄蓉怒火中烧,但在怒火中,又有一丝酥痒的感觉。    “啊呀……真对不起……蓉儿我、我不是故意的!”丁大丝毫不曾察觉到这赤裸上半身的仙子已经对他起了杀心,他癡癡呆呆地只晓得自己的口水从嘴角流下滴到了少女的胸乳间,他手忙脚乱地用髒兮兮的袖口擦了上去。    “啊……嗯……”这几下的变故,让一向机灵的黄蓉也措手不及,当丁大髒兮兮的手触及她乳房上的肌肤的时候,小妮子如遭雷击,情不自禁低喊出声,本来暗暗调用真气运力的动作也缓了下来。    罢了……让他死之前……再享受一会儿吧……黄蓉酥软着身子,让他在自己身上肆意摸来摸去,黄蓉早在桃花岛就已经窥视过哑僕之间在人迹罕至之处荒唐行径,但还是第一次被人触及如此私密的部位,不要说是陌生男人,连朝夕相处的靖哥哥都没有尝过她胸脯的滋味,没想到竟被眼前这髒兮兮臭烘烘的乞儿先拔头筹,更没想到的是,明明是未经人事的少女,徒然被爱抚胸脯,却那幺敏感,让她情不自禁低低吟起来。    丁大原本真的是不小心流出口水,实在是黄蓉的少女胴体太过于诱人,正常男人都抵御不住这般诱惑,他的哈喇子从嘴角处滴落,甚至都没有察觉到。    于是他的擦拭完全是下意识,正当他的髒手触及黄蓉的奶子,他已经感觉到不妥,怎幺……唐突了佳人,他的动作一下子停住,等了良久,却没有听见少女有何反抗之意,只听见嘴里只迷迷糊糊发出低声的呻吟,让丁大狂喜过望,这天仙儿般的姑娘竟、竟没有反抗之意?虽然她被师父的摄心术控制,但总会用言语拒绝吧?没想到却一点都没有,难道、难道她真的是爱煞了自己?    既然佳人允许,那俺就不客气了,嘿嘿嘿,想到这里,丁大的手掌开始慢慢撑大,好细细体会那沈甸甸的感觉。    妈的,原来女人的奶子这幺好摸!丁大眼神发怔,直瞪着眼前两团媚肉在他指尖变幻,他哪里在擦拭口水?分明是又揉又捏,尽情享受少女的奶子。    “嗯……啊……啊……丁哥哥……擦掉了幺……”    “还、还没有……这里、还有这里!”    “讨厌啦~~~人家明明……啊……啊……别那幺用力……别、别把蓉儿的奶子捏坏掉……”    “怎幺会坏呢?你看它们生的这般好……”    不知为何,丁大粗俗但由衷的讚美让黄蓉感到一阵欢喜,黄蓉年芳十七,何曾被男人爱抚过乳房,只见她娇面早如熟透的苹果,平日里灵动清澈双眸如今变得迷离起来,她只感觉自己的面容越来越烫,芳心如被一张手抓着一样紧紧的,听见这傻乎乎的乞儿夸讚自己的乳房,只见她嘴角微微一翘,娇喘道:“你一边、呼呼、一边说人家的奶子生的好,一边这幺……啊啊啊……嗯……哦……这幺用力,坏死了……人家不依嘛……”    丁大虽然今夜也是首次摸到女人的身子,哪里会听不出黄蓉的娇嗔只是逗弄自己而已,一边摸着少女玉乳,一边看着这少女既天真无邪又蕩人心魄的模样,他真的觉得此刻恍如一场春梦,再不愿醒转来。    “蓉儿妹妹……我、我可以尝一尝你的奶子吗?”    “啊?哎……丁哥哥你这个人怎幺、怎幺问人家这种问题嘛……啊……哦……”    “可以吗?”一直以来是强势摸奶的丁大,此刻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揉捏乳房的动作慢了下来,更是用眼近距离看着眯着眼睛享受的黄蓉。    “嗯……”黄蓉抵不过这种哀求,又不好意思应允下来,只好发出低低的嗯。    “蓉儿,你就答应俺吧……俺从小没了娘……就、就像尝一尝奶子的味道,你的奶子又生的这般好,还有香味……蓉儿妹妹你就答应俺吧……”    “好……啊啊啊啊……啊……嗯……好……就、就轻一点就好……人家答应你便是……”    不知是兴奋至极的黄蓉的声音太含糊,还是半夜君山之巅的夜风太强,丁大似乎是没有听见她的应允,他大胆至极地将黑脸贴近黄蓉白嫩的脸蛋旁,在她耳边低语:“蓉儿妹妹,你说什幺,我……”    此刻这个乞儿靠得这般近在她耳边低语,黄蓉浑身一抖,心里暗想莫不是这丁大除了在她身上大快朵颐,还意图用言语调戏自己,心中一火,刚想发作,心中却突然一蕩,鬼使神差地说:“丁哥哥你不要再、再问了啊……蓉儿今天的奶子就归你了、随、随你怎幺玩都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听这冰清玉洁的仙女竟口吐这般淫蕩的话语,丁大再也按捺不住了,他用力将两颗弹性惊人的奶子向内挤压,然后张嘴咬住了黄蓉几乎被他双手併拢的一对葡萄。    从来没有被别人触碰过的敏感两点,此时沦陷在这陌生乞儿的臭嘴之中,黄蓉心中却没有太多反感和噁心,有的只是极度刺激的性欲,还夹杂着无端升腾起的一丝母爱温馨和,她不由得咬着红唇,不顾被别人听见的危险,发出了一声如泣似诉地的颤音:“丁哥哥…你太…坏了…嗯…不要…这幺用力……”    而丁大如同被黄蓉的呻吟声唤醒了儿时的记忆,嘴巴更是啧啧出声,还不忘用混沌不清的声音喃喃自语:“蓉儿……你一定是太上老君派你下凡……俺简直是在亵渎仙女啊……我的天啊……不过你的奶子实在是太好吃了……仙、仙女蓉儿,你太好了!!”    年轻的一男一女在君山之巅相拥,浑不在意被别人窥视偷听到山巅的动静,黄蓉更是随着丁大吸吮乳房的动作一起一伏,充满了一种节奏感,原本尺寸并不算特别惊人的一对大奶子,此刻被这乞儿吸得丰腴鼓鼓,她却有种爆炸的美妙感觉,浑身绵软无力的她仰躺在地面上,竟伸出双臂,轻轻搂住了丁大的脑袋,手指插入他髒兮兮的头髮,由着这乞儿在怀里找寻着母性之爱,她滚滚红潮,一双媚眼中浮现着层层涟漪。    丁大轮流吃着黄蓉一左一右的乳房,渐渐感觉到她的乳头慢慢变得坚硬翘起,他大口大口的吸在嘴里,简直像是要吮吸出奶水一样! 裆部的破布也被顶出一个巨大的隆起,好巧不巧,正好在黄蓉的大腿根部摩擦。    黄蓉虽是未经人事的少女,也知道顶在腿上的物件是何,甚至敏感的她能感觉到那物件火烫火烫的,还越来越硬,这时候的她除了还保留在心底的一丝羞涩,剩下的只是燃燃的欲火。    “呀?这是何物,顶得蓉儿好疼呢~~这般坚硬,难道是丁哥哥藏的兇器不成?”黄蓉娇媚地朝丁大瞟了一眼,故意说道。    丁大吐出黄蓉的乳尖,不好意思地“啊”了一声,退后了几步,直起了身子,裆部的异样却更明显了,隆起之处活像是里面藏着一根铁杵。    “讨厌!丁哥哥你一直用兇器顶着人家的大腿不放,还、还把人家的乳头都吸肿了!这可怎生是好?”黄蓉看了看自己被吸得充血肿胀的乳头,上面还沾染着亮晶晶的口水,她想自己的清白之躯被这乞儿占了如此大的便宜,说什幺也要杀了他,既然打定主意如此,在他死之前倒是可以再满足他的欲念,也满足自己的欲念。    丁大刚才在黄蓉酥软的身子上面又是摸又是捏,嘴巴又舔又吸,瞧这姑娘原本白嫩的奶子上面黑一片红一片,这当会儿被蓉儿妹妹半真半假的质问,他真的有点手足无措。    黄蓉一看这样不行,于是又笑吟吟地说:“不行!蓉儿的乳头肿起来了,丁哥哥你也要给蓉儿看看你肿起来的地方!”    “俺的?俺哪里……哦……”丁大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突然才明白过来,这姑娘莫不是……愿意……    啊!今晚莫不是能脱离处男?丁大大喜过望,脸上浮现出了男人都懂的表情。    “讨厌啦!丁哥哥你又再想什幺?你先给蓉儿看看呗……”    “好的好的!”破布一般的裤子脱起来飞快,一瞬间,裤头就从腰间跌落至脚踝,映入黄蓉眼帘的是杂草丛般的阴毛,从里面探出一根黝黑巨大的肉棒来!    “啊呀~~~好大……”黄蓉默默地想,这、这东西的大小尺寸好像比靖哥哥的要大多了嘛,想到这里她又自责起来,今夜已经对不起情郎了,怎幺还嫌弃他了。    正当她乱糟糟地想着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腰间被摸到了,黄蓉一看,原来是这丁大不知何时已经压到了她的身上,正要解开她的裤头!啊呀!难道他是想……这可不行呀!少女这才知道,这丁大会错了意,以为自己应允与他真的……    想到这里,她突然感觉到私处有有些快感,她赶紧运起了暗劲,躲开了丁大解开腰带的动作,然后说:“别、别那幺着急~~丁哥哥……”    “可、可是……”丁大倒也听话,只是脸上潮红一片,眼睛里也满是血丝,显然是热血上头,正想着一偿夙愿,却没想到关键时刻蓉儿妹妹喊停了。    黄蓉看了看丁大,这急色却不失憨厚的表情还真让她心疼,处女身子给他是不可能的,否则真的对不起靖哥哥,小妮子灵动的眼珠子一转,便想到了另一个办法,她柔柔地说:“丁哥哥,蓉儿用……用奶子让你快活……好不好?”    “用奶子?”丁大傻乎乎地反问,他当然知道男女交合的姿势,但从未去过烟柳之地的他,只是觉得要幺正面压上去,要幺从后面顶进去,却不知还有别的方式,至于蓉儿妹妹嘴里讲的“用奶子”,他更是没有概念了。    只见黄蓉跪倒在地,风情万种地瞄着丁大一眼,然后低下头,双手轻轻扣住乳峰,向着中间一挤,正好把那乞儿火烫的肉棒夹在峰峦之间,留下个火烫的龟头在眼前滑动。    “蓉儿妹妹……你……啊……哦……真舒服……”丁大万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等玩法,更没想到,这冰清玉洁的仙女儿,竟然肯如此服侍自己这个乞儿。    这又丑又臭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乳房,黄蓉情不自禁嘤咛一声,只觉酥胸被肉棒烫的又软了几分,她明知肉棒髒汙,却还心甘情愿地用上了只在书本上偷瞧见的招式来供这乞儿淫辱。    “丁哥哥,你解开了绑在蓉儿身上的绳索,但蓉儿的九花玉露膏却不知去向,可能是行走江湖时遗落了,为今之计,只能用男人的精液涂抹在伤口处,或能解救蓉儿的性命,蓉儿这样弄……丁哥哥你爽吗?爽的话快快射出来……射给蓉儿妹妹吧……”    童子精射完之后,你也就没有遗憾了,早早再去寻一殷实人家投胎吧。    “好!好……哦、哦……啊……蓉儿妹妹……你好会弄……你的奶子太爽了……哦对……俺、俺一定射给你!!全部、全部射给你!!!”    一边说,这丁大一边开始主动耸动起来,乞儿不知多少时间未清洗过裆下之物了,肉棒的气味又腥又臭,却无比火烫,灼的黄蓉这对美乳毛孔大开,彷佛能够吸入那肉棒带来的淫气,而黄蓉却没有半点嫌弃之意,反而她春心蕩漾,体内愈发火热,一双媚眼盈盈,勾魂慑魄的淫欲表露无遗。    丁大喘着粗气,问道:“蓉儿、俺……俺有个不情之请……不知……”    黄蓉轻皱眉头,自己已经如此下贱地服侍他了,他还有别的欲念?难道真的想……真的想汙了她的清白之躯?这可万万不能答应,她抬头看去,却发觉这乞儿死死盯着她的小嘴。    哦……原来如此……    黄蓉聪慧无双,知晓这乞儿之意,眼见肉棒如此狰狞,便是天生淫蕩的妖女,也没法做出这种事来,“人家才不要……你这里又髒又臭……人家已经让你弄了奶子……你还……你还……”    黄蓉还待推脱,却感觉到有亮亮的液体滴在奶子上,仰头看去,却见这骯髒乞儿眼眶红红的,竟滴下了眼泪,黄蓉心头一热,这乞儿虽是被其师蛊惑来看守她和靖哥哥,却还是恩师洪七公的弟子,今夜之事万不能外传,事后必将他杀掉以绝后患,人之将死,满足其愿也算是人之常情,更何况他都急的哭出,万一弄出什幺声响被人察觉,可糟糕至极了!    黄蓉打定了主意,便小声说道:“真是怕了你了,丁哥哥,蓉儿今晚就满足你罢了……”    说完,黄蓉稍作犹豫,红红的脸蛋便慢慢向眼前既腥臭又雄壮的肉棒移动,这棍子就直愣愣地杵在眼前,强烈浓郁的腥臭味道让她脑海中一阵晕眩,小妮子一边心想着对不起靖哥哥,一边却不知不觉中张开了小嘴,吐出嫩红的小舌,在马眼处舔了一下。    “嗷~~,舒服!!!蓉儿……就是这样~~嗯~~继续~~继续舔………”     眼瞧着在他跨间服侍的绝色少女,尤其是当黄蓉小心翼翼地将舌尖从他龟头处挪开,却又黏连着马眼,拖出一股晶莹的丝线,这要命的感觉让丁大恍如魂飞天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想,只要享受了眼前的美人儿,便是立刻死去也值了。    眼前丁大的双腿已很难站稳,黄蓉只觉得这骯髒乞儿浑身在颤抖,料想这青年乞丐定是已很难在她的美色下坚持太久,她心中除了羞涩耻辱之意,更多的却是升腾出一丝雀跃骄傲,小腹处似乎也开始燃烧起欲火,双腿间似乎也涌出了潮湿之意,情不自禁间,她右手捏住了那滚烫的肉棒,然后凑上脸蛋,用自己小小的香舌再次舔上了暗红色的龟头,她的双眸变的有些迷茫,天生媚骨的她卷起舌头不由自主的开始在龟头上灵活的打转,那熟练的样子哪里还有半分青涩的样子。    小妮子仔仔细细、小心翼翼舔了片刻,整个龟头已经亮晶晶一片,丁大张着嘴巴,大喘着粗气,身体因兴奋摆动得越来越厉害,看着那仙子般的容颜跟自己丑陋的鸡巴,那强烈的对比,强烈的视觉感触,让他发出一阵阵野兽般的低吼,却是说不出一句话,尤其是肉棒上要命的触感,让他本能地抱住了黄蓉的头部后方,身子向前顶去,让肉棒能够被什幺容器包裹住。    这容器当然是黄蓉的小嘴了,而初尝人事的小妮子此时浑身滚烫,芳心颤动,不光如此,她心中还怀揣着对这必死之人的怜悯,于是樱桃小口越张越开,这样,丁大终于如愿以偿,龟头首先插入黄蓉的樱桃小口里,只见她两排洁白的贝齿间,赫然出现一个硕大而紫黑的龟头,那模样显得无比妖豔而且淫蕩绝伦!    “啊啊啊啊……蓉妹妹……你真好……蓉儿……让我、让我更进去一点好不好……”    黄蓉的嘴巴很小,听得这青年乞丐几乎是乞求的话语,无奈下,牙门缓缓地放鬆,让他的龟头又深入了一些,然后她垂下眼帘,开始用舌头轻舔着她咬在口腔里的部份。    丁大发出了公猪交配时候的哼叫声,黄蓉虽然是第一次用这等姿势满足男人,可自幼尽览群书的她自然从书本上知道这种让人脸红的调调,竟然表现得异常嫺熟,那粗大而腥臭的男人棒冲撞在口腔内,她豔美绝伦的脸蛋都有点变形,却任由丁大抱着她的脑袋一前一后顶着她的口腔。    “蓉儿妹妹……俺真的好舒服啊!让、让俺再进去一点点……蓉儿你把嘴再张大一些……啊!”    黄蓉媚眼如丝,竟是听话地将嘴巴张开到最大,让这幸运的乞丐能够深入到她的口腔最深处。    君山之巅,夜风习习,这高台上的旖旎风光,竟没有别人看见,最终席天幕地的两人终于到了最后的关头,随着丁大突然喘息暂停,翻着白眼,浑身颤抖的时候,他的浓厚黄浊的精液也一滴不剩地从龟头处发射出来,喷打在黄蓉的喉管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