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催眠后视镜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催眠后视镜
第一章 新来的司机王鹏「徐副总,这位是新来的司机,名叫王鹏,从今天起接替陈伯,帮您开车,个人资料我已经发进你的邮箱了。」  秘书靖娟比了比站在她身后的一名男子,身高只有一米六左右,其貌不扬、身材精瘦,剃着极短的小平头;细得像两条缝的双眼加上两颊高起的颧骨让已经没什幺肉的脸看起来更接近所谓尖嘴猴腮的定义,我想,要是他戴副眼镜修饰一下,就比较不会给人这种负面的观感。在我注视着他的脸时,王鹏低着头看着自己两脚的鞋尖,不敢直视我。「是嘛,叫王鹏吗?好熟悉的名字,可能是很常见,所以在哪听过吧,不管怎样,今天起就麻烦你了,好好干啊,年轻人。」「是、是,我会好好干的。」王鹏用非常紧绷的语气说话,似乎相当紧张的样子。「好了,你先去休息吧,待会傍晚六点,再麻烦你载我回家。」我挥了挥手,王鹏便『是』的回应一声,倒退着脚步离开了我的办公室,回到公司配给他的一个小休息室去了。我继续看着被打断前本来正在浏览的文件,已经四十五岁,集中力不再像年轻时那幺好可以一边听下属报告,一边看文件,只能找出刚刚看到哪个段落,重读一次。  读着读着时间过得很快,我个人办公室后边得落地窗,已经闪耀起夕阳的红光,甩了下手腕看着劳力士的黑水鬼表面,才发现已经六点三十分,今天就到这吧,明天还有个晨会,一大早就得起来準备对董事会报告的内容才行。我拿起桌面上的电话,拨了公司内线,响了两声后王鹏便很机伶地知道是我,直接回应道「副总您好,我现在马上过去。」不到一分钟,就敲了敲门,我便提着公事包开门,挥挥手示意他戴着我下楼取车,从我开办公室的门开始、走进电梯,一直到帮我开门让我上车为止王鹏始终没有让他的目光直视着我,像是十分卑微地看着自己鞋尖。「副总,请问现在的目的地是?」王鹏透过这台宾士E550的后视镜看着我,我才第一次跟他的眼神对个正着:那有如两条缝的眼睛竟然炯炯有神地张了开来,奇怪的是,王鹏的瞳孔竟然是红色的-是反光造成的吗?我还注意到后视镜的款式似乎换了,是镜片特别宽大的款式,或许是那种附有行车纪录的款式吧,当我这幺想着时,不知道是否今天太过劳累,一阵晕眩袭来,王鹏不知道说着什幺,我听来只觉得阵阵耳鸣。「副总,您还好吧?」过了一阵子,晕眩终于退去了,我再度跟后视镜里王鹏的双眼对上,王鹏的瞳孔又变回了黑色,刚刚大概只是反光吧。「没事,没事,直接开车载我回家吧,你第一次开,就照车上的导航系统设定的定位点开就行。」「好的,副总,不过我看顺便载夫人回家好了,我看到导航纪录,稍微绕个路多开十分钟就能到。」后视镜里的王鹏睁大着双眼看着我,让我有点迷惘。「好啊,就顺便去载她一程吧,我给她发个短讯。」还没等我说完,王鹏便俐落地设定好导航,将排档桿排入D档后,迅速地驶出了地下室。  过了二十分钟,便来到我妻子胡媛萱服务的会计师事务所楼下,她是这间大型事务所的合伙会计师,虽然还算资浅,但已经是相当有名号,为不少股票上市公司签证的会计师了,也终于到了有诸多下属为她忙碌,可以在晚间七点多下班的阶级了。她穿着金色细线黑底布料的裤装,裹住她因为长期久坐而渐渐变的肥满的大屁股,肩上挂着爱马仕包,正跟自己的同事说话,看到我的车接近便招了招手,王鹏机伶地将车减速后,精準地让后座停在她面前,我的太太挥手跟同事告别后,便上了车,让王鹏将车门靠上后,準备继续开车。「太太您好,我叫王鹏,从今天起为徐副总服务。」「你好,以后就麻烦你了....」媛萱的视线对上了后视镜里的王鹏,表情突然愣了一下,大概两三秒吧,就恢复了原本礼貌性的笑容,转过头来对着我。「怎幺啦,今天突然有那个兴致来接我下班?」「喔,刚刚王鹏建议我顺路过来接你,不会很花时间,我想今天难得早下班,就过来了,妳要谢谢王鹏提醒我。」「是吗?谢谢你啦王鹏,待会上来坐坐,吃个便饭再回去吧?我叫刘太太顺便帮你把饭跟餐具準备好。」「这车道那边有点窄,你注意一下。」车开到我家社区大楼地下室的车道时,我特别指了指前方,要王鹏注意,王鹏似乎十分熟练,轻鬆地绕过了那个向下的车道陡弯,一路开向48号车位,这车位当初买的时候没看清楚,选了个一般大小的车位在车道转角,开着黑头宾士实在不是很好停入,没想到还不待我提醒,王鹏先往另一侧绕了一下,便轻鬆地倒车进了车位里了,下车帮我两开门,一样低着头弯着腰,等着我们夫妻都下车后要关门。  王鹏随着我们走到了地下室的电梯间,电梯开门的时候,媛萱才惊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肩头。「唉呀,包包忘在车上了。」此时我正踏进电梯里按着开门钮。「副总,您先上去吧,我陪夫人去车上取包包就行了。」王鹏抬起头来看着身高一米八的我,我看了他的双眼,然后看着媛萱说「好吧,快去,我先上去。」说完,我就关上了电梯门,按了楼层直接回到家里。回到家时,帮佣的刘太太正等着我,礼貌地报告完今天晚餐后,我便请她回家休息去了。刘太太今年四十七,住在附近得搭公车一个小时才会到的地方,所以没什幺事,我太太都会让她提早离开。  我回到书房放下公事包,换上居家服后,走进饭厅坐在餐桌前,看着彭博电视台等妻子带着王鹏回来,一边看了看今天的菜色-因为我最近在健身的关係,桌上除了沙拉就是白肉,没有太多澱粉,这些健康的东西,怕王鹏吃不惯吧!  等了许久,我甩了甩手腕看看黑水鬼的表面,已经过了半小时了,媛萱在搞什幺?我便不耐地下楼去看看。出了电梯走进停车场,便看到我的车位那边还有人影,正是王鹏站在后车厢跟墙壁之间,再走近一看,媛萱正蹲在王鹏的面前,用自己涂着赭红色口红的双唇,含着王鹏两腿之间的东西,津津有味地吃着。「你们在干什幺呢?」我双眼适应停车场昏暗的灯光后,才发现我的妻子媛萱正用她的嘴含着王鹏从西装裤裤裆掏出来的老二,媛萱的鼻尖簇在王鹏浓密的阴毛间,一脸愉悦的表情,卖力地在捲动着她的舌头呢。「副总,」王鹏的眼神跟我对上,一边说着「夫人说要感谢我今天提醒你去接她,正在帮我清理包皮垢呢。」王鹏一边说,一边抚摸着媛萱的下颚与颈部一带,让媛萱的身子扭动了一下。「是吗?那快点弄好,早点吃完饭,你就早点回去休息吧。」「快好了。」媛萱勉强地含着王鹏的肉棒,一边应声到。「太太,我闷在裤裆里一整天的汙垢气味如何?」「很臭,好吃。」媛萱把王鹏的阴精从嘴里吐出来,伸出舌头一吋一吋仔细地舔拭着王鹏肉棒的黏膜。「好了。」王鹏的阴茎沾满她唾液的肉棒翘的老高,就这样矗立在她面前,她用锐利的双眼仔细再检查过一遍。我这时才注意到,天呀,那跟肉棍约莫有三十公分长,像我女儿那细瘦的手腕一样粗,龟头的形状十分诡异,不像一般人,而是更接近三角形一样,乍看之下还以为王鹏胯下这是条毒蛇呢。「谢谢夫人。」王鹏再次恭敬地点头,将自己举得老高的阴茎勉强地收进裤裆里,便跟着我们上楼去。电梯上楼时,我发现媛萱嘴角沾着一小团白色汙垢,便用手巾帮她擦掉,一闻,确实是包皮垢的腥臭味。进屋之后,王鹏便在站一旁等着,我招呼着他一起坐下,他才坐到桌边一起吃,我坐在所谓的主人位,王鹏在右边,媛萱则坐左边。  王鹏很快地就吃完了,媛萱要他把盘子放进洗碗机就好,起身带着他走进厨房后回来,我便要王鹏早点回家休息去。「太太,差点忘了,您刚刚说想吃的东西还要吗?」王鹏与我的妻子双眼对望着,一边拉开西装裤拉鍊把裤子跟内裤都给脱了。「唉呀,差点忘了,谢谢你啊王鹏。」一边说着,妻子就脱下今天上班穿的长裤、解开衬衫,露出一对34F被酒红色法式胸罩托着的奶子;裤装的底下是只到小腿肚的短筒肤色丝袜,媛萱没脱袜子,只脱下内裤后便走了过去,就跟稍早一样蹲在王鹏两腿之间。「老公,王鹏的阴茎实在太好吃了,我下面的嘴也想吃,以后他可以天天来家里吗?」媛萱自顾自地说着,就一口含住他还未完全勃起就已经比我勃起后还要硕大的阴茎,王鹏便顺手帮他解开胸罩,露出一对因为生过一对女儿而胀大如小指的黑色乳头。「夫人,您的奶头很色情啊。」我的妻子没回应,正努力地舔舐着快速胀大的王鹏老二,王鹏一边说着一边转过头来看我。「副总,您跟太太有多久没有性交了?」他一边说,一边按着我妻子的后脑勺,让他巨大的老二一口气贯进媛萱的喉咙,她发出一声乾呕,但还是继续前后动着脑袋瓜,让王鹏的老二在她嘴里抽送着。「大概一年再多些吧?怎幺了吗?你们现在在做什幺?」「副总,就像车子太久没开,引擎会坏掉一样,我打算帮您驾驶一下太太的性器,确保她性器的性能状况良好。」王鹏一说完,便把老二从媛萱的嘴里抽了出来。  媛萱十分眷恋地再多舔几下王鹏的肉棒后,便起身坐到餐桌上,屁股靠桌边坐着就往后躺下,好方便王鹏站在桌边把肉棒放进她下面的嘴巴里。这餐桌很大,在我对面那侧还有足够的空间让她整个人躺在上面。媛萱躺好后,便M字型张开双腿,等王鹏走进她两腿之间,把长如少女手臂的阴茎放在她小腹上,就收起双腿、绕到王鹏腰后交叉夹着。媛萱虽然生完孩子后胖了一圈,但身高一米七的她仍有一双勾死人的双腿。「那幺,副总,我现在要把阴茎放进您太太的阴道里,确认她性器的性能跟维护状况了。」王鹏一边说,一边用他三角形的龟头在我太太生育过而黑色素沈澱的小阴唇上磨蹭着,还吐了两坨唾液在我妻子的阴道口上做润滑。「是,是,麻烦你了。」我继续吃着鸡胸肉沙拉,一边看着王鹏手扶着自己阴茎,往前一抵一点一点地放入了媛萱的阴道里。他每放一寸进去,就看见媛萱的嘴又张大了一点。「副总,太太的肉穴算是鬆啊,不像是没在使用。」王鹏的阴茎似乎已经没入半根,大概是无法再前进了。「大概是因为生过两个孩子都自然产的关係吧。」我代替妻子回答道。「是吗?男孩还女孩?现在多大了。」王鹏一边问,一边开始前后抽送起自己的肉棒,他每抽出一次,媛萱整个人就像要被拽起来一样。「媛萱生了两个都女儿,一个高二、一个中学二年级,现在都念住校制私立中学,要等周末才会回来。」「原来如此,那太好了,太太,我听了好兴奋啊,妳现在有什幺感觉?」王鹏一手扶着媛萱有着一圈赘肉的腰抽送着肉棒,一手使劲捏着她黑紫色的乳头,现在正翘的老高,指着天花板。「好大,怎幺比刚刚还大,要被撑开了,王鹏,我的阴道还行吗?」我的妻子就在我面前问着王鹏对自己性器的评价。「太太,您阴道肉壁的皱褶相当厉害啊,我想年轻的时候肯定能让男人三两下就缴械的。」「啊、啊、啊,是、是啊,我老公他、每次都五分钟、五分钟不到、就、就、嗯、嗯」王鹏一听,双手扶在餐桌上,便开始全力冲刺抽送起肉棒,龟头撞击子宫颈的力道强到她除了呻吟声外什幺都说不出来了,还可以看到媛萱的股间都是抽送带出的泡沫,让她的阴毛都黏糊糊的。「太太,您说什幺?听不清楚啊。」王鹏嘴角扬起一抹微笑,继续使劲地肏着我妻子生过两个孩子,已经不像当年那般紧緻的肉穴。  就这样过了十分钟左右,我吃饱了正要起身把餐盘收进洗碗机,王鹏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原来是媛萱高潮了,正全身僵硬,下半身抽搐着。「王..鹏..我..我..」妻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试图说着什幺,却喘得说不出来。「副总,您太太的性器官初步试车完成了,机能十分健全,一般的女性让我肏上个五分钟就会洩身了,她硬是忍到两倍的时间才高潮,所以现在才会有性刺激到极点的强烈反应。」「是吗?那太好了。」我到厨房放好餐盘后回到饭厅,看见王鹏正缓慢地抽送着,露出来的半截肉棒因为没有进到我妻子的肉穴里,不像前半段那样因为湿润而闪亮着。随着他一下又一下的抽送,媛萱发出有气无力的呻吟声,两眼直直地看着天花板。「副总,您想要我继续试第二部分吗?」「第二部分?都让你整个放进去抽送了,还能有第二部分吗?」「是啊,副总您知道吗,小弟可以帮夫人做子宫健诊,就像做引擎室检查一样。」王鹏手比了比妻子肚脐下的位置,标示出她子宫的位置。「是吗?那要怎幺做呢?」「只要把我的阴茎放进太太的子宫里就行了,副总您有把阴茎放进太太的子宫吗?」「这当然没有,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我的阴茎好歹有十六公分长,但不管长度怎样,通过子宫颈是不可能的吧?「是吗,那太太的子宫颈处女就由我来享用,可以吗?」「就麻烦你了,反正我是不可能放进去的。」  没等我话说完,王鹏双手扶着媛萱的圆润屁股,一边也上下左右地扭动着自己的臀部,像是在找寻什幺一样。他挪动的过程,媛萱似乎因为王鹏尖头的阴茎在她肉穴里搔动着,露出十分陶醉的表情,但她并没有爽到叫出来,毕竟她可是教养很好的女人。「找到了,太太,我要放进去了。」「啊,王鹏..麻烦你..了..呃....。」  王鹏手按着媛萱两侧髋骨,把媛萱的下半身往他的下半身方向按,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把自己剩下半截阴茎一吋一吋地按进了我妻子的肉穴里,直到他的阴毛终于跟媛萱的阴毛完全贴合为止。在这中间媛萱的表情跟当年生第一胎时一模一样,张大着眼像无法相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一样,堂目结舌。「开宫成功了,副总,太太的子宫颈很不错啊,果然是生育两次以上的妇女紧度比较合适一些,否则我可能会被勒疼了。」王鹏满意地对着我说道,开心地嘴角都扬起来了。「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啊,媛萱。」王鹏看着我说话时,媛萱刷着睫毛膏的两眼睁得老大,直愣愣地看着王鹏跟她下身接合处,原来她的小腹已经被顶的圆滚滚地鼓起来了,她一只手往王鹏伸过去,似乎是想推开他。但王鹏没有理会,开始在她的子宫颈里抽送了起来,每抽送一下,被媛萱的子宫包覆着的王鹏的阴茎,就会用三角形龟头两侧刮着她的子宫壁,媛萱一开始还不断试图要阻止王鹏,后来已经完全失去了力气,只能张大着嘴,啊、啊、啊地叫着。「啊,真是极品啊,副总,夫人的穴我觉得至少是A级,这幺快就让我想射了,很不简单啊,副总,我可以射在里面吗?」王鹏看着我,跟我的视线又对上了,我感觉到脑袋里一阵混乱,便转过头去看媛萱,媛萱也看着我,虽然被王鹏的巨根肏得说不出话来,还是使劲地摇摇头。「等等,王鹏,如果射在里面的话,我太太会怀孕吧?你的马眼可是正在我太太毫无防备的子宫里啊。」突然想了起来有这幺一回事,赶紧问王鹏。「副总,这要看今天是否是危险期,如果射进去的话,就可以顺便检查夫人子宫蓄精的能力了,我可以一口气射个一公升进去,看看夫人的子宫可以吸收多少。」「蓄精的能力?可是如果这样怀孕了,就不好了吧?不是帮我们测试性器而已吗?怎幺可以性交到受孕呢?这样超过测试性器的範围了吧?」王鹏一边听着我反对的话,表情似乎有点不悦,甚至可以说有点恼怒。「太太,如果不让我射在里面的话,我就得拔出来了,妳觉得这样好吗?」王鹏见我意志坚决,转过头去问我太太的意见。「不行啊..王鹏..你就..不能..继续肏穴..就好吗..不能射在..里面啊..我没..避孕..」媛萱有气无力地说着,王鹏脸色变得难看。「不行啊太太,您的肉穴太舒服了,再下去就得射了,让我射在里面好吗?」王鹏一边说,一边加速加速抽送。「那..停下来..吧..不能射在里面..我的子宫..是我丈夫的..不能让别人..精子..受孕」我妻子使尽最后一点力气反对,就再度因为高潮而整个身子像虾子一样弓了起来。王鹏表情大变,突然就停止了抽插我妻子子宫,扳着脸看着我。「好吧,副总,那我就不射在子宫里了。」王鹏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气呼呼地一口气把老二从媛萱的穴里抽了出来,『啵』的一声,刚刚还整根没入的肉棒,竟然已经完全退出,媛萱的阴道口正因为气压平衡而发出咻咻咻的声音。肉棒抽出时媛萱尖叫了一声,竟然就这样昏过去了。「副总,那我先走了,明天早上七点再来府上接您,大门钥匙我就带回去了,明天早上直接进来。」王鹏一边穿上裤子,一边向我鞠躬,却一脸愤恨地瞪着我,让我十分不解。「辛苦你了,晚安,我就不送了。」我话还没说完,王鹏就用力地把门关上走了。  王鹏走了后我才想起妻子还虚脱地躺在桌上,双腿开开着两眼失神,似乎不知道王鹏已经走了。我走进一看,发现王鹏这幺使劲一拽,从媛萱被王鹏老二撑开一个拳头大还阖不上的两片阴唇间,可以看到大约一根食指深的地方,可以看到鲜红色的子宫颈,子宫颈口也被撑了开来,我便脱下睡裤,把自己还没洗涤过的阴茎掏了出来,蹭着媛萱的阴道口摩擦了几下弄硬老二之后,试着放进去,才发现媛萱的子宫颈口甚至被撑开到比我的阴茎还要开阔,就像刚刚生产完一样吧,幸好子宫相当有弹性,很快就闭阖起来把我的龟头给推出来。  我低下头靠过去一闻,发现有些许精液的味道,王鹏这小子说是不射在里面,还是漏了一点在里面啊,这功夫不太到家,明天得当面说说他才行。第二章 王鹏帮我照顾秘书小姐  因为一大早就要晨会,为了早点起来準备,床头的闹钟七点不到就响了,起来刷洗完毕后才发现平常不用那幺早出门的妻子已经起床了,不在她的卧房里。走到客厅才发现王鹏已经来了,正站在玄关等我,但不知道为什幺背对着我、面对着大门,仔细一瞧才发现媛萱也背对着我,站在王鹏跟大门之间,明明十点才要上班的她,已经穿好整套铁灰色的裙装,搭配半透明的肤色裤袜在那等着,正跟王鹏一起在玄关一前一后地扭动着下半身。「老婆啊,你跟王鹏在门口干嘛呢?怎幺这幺早起。」「唉呀...老公...我在请王鹏帮我矫正子宫的宫位呢,他早上刚来,我听他说他有帮人矫正宫位的经验,便赶紧拜託他了,你快过来看看我这样有没有正位啊。」听了妻子的话,我便走到了两人身旁,看见他的大肉棒往上伸进媛萱的裙底,我蹲下一看,媛萱比王鹏还要高上十公分,加上踩着十公分高的黑色亮皮高跟鞋,这可足足比王鹏高上二十公分了,王鹏的肉棒还是直直地插进了媛萱的肉穴里。为了看清楚,我便把妻子得窄裙往上捲起来,因为窄裙太贴臀部,还真有点费力。「唉呀,老婆,一大早的裤袜的裤底就弄破了个洞,怎幺这幺不小心。」掀开裙子后,看到媛萱没穿内裤,裤袜刚好在肉穴的位置破了个洞,幸好这破洞的位置跟大小刚刚好可以让王鹏把阴茎穿过,插进妻子的阴道里,也算是物尽其用,不过这样也不是办法,今天叫刘太太帮媛萱买几双新的裤袜,要开裆的,这样以后比较方便王鹏把肉棒放进媛萱的穴。「老婆,你的宫位真的比较前倾啊,王鹏的肉棒插进去的时候不是直上直下,这样会有什幺问题吗?」我用手指在媛萱跟王鹏的下身接合处比了比,王鹏插入的夹角大概五到十度。「老公啊,宫位要正才比较容易生男孩啊,王鹏说只要这样调整一个月,我就可以帮你生个男孩了。」媛萱一边说,一边把屁股翘高,好方便王鹏用力往上顶。「是吗?那真是太好了,连生两个女儿后我都放弃了,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好消息,真是谢谢你了,王鹏。」「不会的,副总,做为帮您开车的,司机,这点小事,举手之劳而已。」王鹏回我话的时候有点上气不接下气,虽然他阴茎很长,但要克服这样的身高差,果然这姿势很费力吧,真是辛苦他了。  我梳洗完毕换上西装,用illy咖啡机给我自己沖了杯咖啡,準备要出门时,发现王鹏跟妻子还在调整宫位,一时有点恼火,要是不能赶快做完今天的调整功课,延误了出门的时间怎幺办呢?「老婆,你好了没啊,我要让王鹏载我出门啊。」「快...好了...我都...脚软了....等王鹏...射精...就行了。」媛萱说着,一看果然她已经被王鹏的肉棒给抽插到两腿发软,变成蹲马步的姿势一屁股坐在王鹏的老二上,王鹏每次往上插进去,都把她的子宫口给捶打的啪啪响呢。「射精?这怎幺行,射在里面要是怀孕了怎幺办?现在就怀孕的话,还能生儿子吗?」「副总,放心,只是矫正宫位,没有开宫对着卵巢灌精,只是在阴道里射精的话,是不会怀孕的。」王鹏一边喘着气一边说着回应我,应该是已经快要到极限了,快点做完今天的功课的话,今天应该就能早点到公司了。「王鹏,快给我,不行了,快,我好舒服,已经去了五次了,我把子宫颈夹紧了,快射进来,不然我要,撑不住了。」媛萱一边说着,一边更用力地上下摆动臀部,像是要自己用王鹏的尖头肉棒把自己的子宫颈撬开似的,王鹏也配合着她摆动的节奏,更用力地往上顶。「太太,舒服的话,就放鬆吧,开宫很舒服的。」王鹏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抠着媛萱因为多次高潮而充血胀大的阴蒂,要让她因为刺激而更爽。「是啊,好想开宫,好舒服,想被王鹏的大肉棒,龟头的肉瓣,搔刮,穴,啊,不行,王鹏,我们只是在...做矫正宫位运动...还不行...受孕...」媛萱本来已经开始鬆懈了,但靠着意志力熬了过去。王鹏啧了一声,非常失望的样子,但因为赶时间,他只好加速抽送,每一下都比昨天还要用力,像是要把握什幺机会一样用力戳着我妻子的花心。但王鹏也来到了极限,两个硕大的睪丸缓缓地膨胀,他两腿使劲伸直让龟头刺着媛萱的子宫颈,终于开始射精了。「啊,射进来了,好热好舒服,精水沖着花心,啊,我又要去了~」王鹏就这样用龟头顶着我老婆的子宫颈口沖灌精水,持续了一分多钟,等王鹏射完、将阴茎从妻子的肉穴里抽出后,她整个两脚一软,就这样跪在地上,刚刚灌进去的精水便像山洪爆发一样从妻子的阴道口瀑射而出,太好了,果然跟王鹏说的一样,只要没开宫、让王鹏在妻子闭锁的子宫里灌精,就没问题。  王鹏让妻子帮他把溼淋淋的肉棒给舔乾净后,便穿好裤子领着我下楼上车出门了。因为赶时间,只好把妻子留在玄关。靠着比较早出门,一路上交通顺畅无阻,才八点出头就已经到了公司附近,我一边看着待会会议的报告内容,脑中的思绪突然给王鹏一句话给打断了。「副总,是秘书靖娟,要不要顺便载她一程?」王鹏边问,车子已经靠向路边,就停在正对着我招手的靖娟身旁。「副总早。」靖娟自己开了门,就上车一屁股坐在我身旁,手就伸向我的裤裆磨蹭起来。「等等,我待会要跟董事会报告,让我专心看,午休再来,好吗?」我把靖娟的手移开,注意力继续放在文件上。「看什幺看,我...」靖娟被我拒绝似乎很不高兴,发现王鹏透过后视镜看着自己,便对着后视镜王鹏的视线瞪了一眼本来要臭骂一顿,这一瞪却愣住了,没把话给说完。「没,秘书小姐,我只是在确认您是否有繫好安全带,现在规定很严的。」王鹏说完话,便继续开车。  到公司后,我稍微休息再喝杯提神的咖啡,就开始了今天早上两个小时的马拉松会议,这一年多来肩膀上的责任越来越繁重,常常搞得我性致全消,今天早上这样真是对不起靖娟,当我的贴身秘书对我尽心尽力、从头照顾到脚,我却用那种上对下的态度对待她,实在没有气度。  好不容易开完了会,董事会的成员不断提问的疲劳轰炸,简直像要榨乾了我一整天的精力似的,我赶快逃回个人办公室,準备躺在沙发上好好歇息一下,一打开门就看到王鹏正在我办公室里,跟靖娟一起坐在我的沙发上。正确地说,是王鹏坐在我的沙发上,然后靖娟坐在王鹏身上。「唉呀,王鹏,你不在司机休息室,在这干嘛?」我关上了门,因为沙发被这两人佔住了,只好回到办公桌前坐下。「副总,看您这幺劳累,我就叫王鹏帮你代劳,正在肏我的穴呢。」靖娟下半身一丝不挂跨坐在王鹏身上,自己上上下下地动着臀部,果然王鹏的大屌正在靖娟剃光无毛的肉穴里进进出出的,因为姿势的关係,王鹏剩下半截没有尽根没入的阴茎,都被靖娟的淫水给淋湿了,这是靖娟淫蕩好色的体质所致,她只要一被肏穴,很快就会流得四处都是。「是吗,王鹏,那真是谢谢你了。」[副总,不用客气,我的职责就是帮您开车,做这点小事,不足挂齿啊。」王鹏一边说,一边把手伸进靖娟的衬衫里,摸着她小巧玲珑的竹笋奶。「啊,对了,既然这样,那你也顺便帮我把靖娟给开宫吧,靖娟虽然从毕业开始当了我三年秘书,都只有让我用阴茎在阴道里进出而已,没有进去子宫的经验。」「开宫?什幺?」靖娟一边动着身子,一脸疑惑地问道。「就是让肉棒穿过子宫颈,让龟头在子宫里进出,我太太昨天让王鹏帮她开宫了,真是羞死人了,都生过两个孩子的人,到四十岁才让人开宫,幸好妳还年轻,现在就遇上了王鹏。」「什幺!夫人...已经....那我也要,王鹏,你快点,帮我...开宫。」靖娟一听媛萱已经抢先一步被开宫过,又掀起她的醋意,气得要王鹏马上帮她开宫,便自己加大力道,屁股每次往王鹏身上坐下时,都使尽力气,想让王鹏尖锐形状的龟头可以刺穿她的花心,遗憾的是并没有这幺简单就能办到,都只是『啪、啪、啪』地让王鹏的龟头撞击着她紧闭的子宫颈口。「秘书小姐,您还没有生育过吧,没生育过的子宫颈非常紧,没那幺容易打开的,放鬆点慢慢来。」王鹏大概是龟头被撞疼了,赶紧阻止她。「副总,都是你,不让我帮你,生个孩子,哼。」靖娟非常生气,不甘愿地恢复原本的骑乘动作,一脸不甘愿地瞪着我。每次提起这事我就头疼,媛萱为了避免我升上高位之后招蜂引蝶把别人的肚子弄大,三年前逼着我去结扎,本来不愿意让我内射的靖娟后来就一直缠着我要我去动手术把结扎的输精管接回去。「王鹏,那该怎幺办,我看你很有帮人开宫的经验,你说说看吧。」「副总,交给我办,只要我先用肉棒让秘书小姐的淫穴舒坦了,高潮时子宫跟子宫颈虽然会收缩得更紧,但只要这样收缩个十次以上,再怎样紧的子宫颈口都会微微开启,到时候我就能用龟头把花心撬开了。」「哇,十次,这可是大工程,那就麻烦你了,我待会顺便帮你买些精力补充剂吧,希望在我待会跟总经理的午餐会结束后,可以听到你的好消息。」  等到下午一点半,我吃完午饭回到办公室,果然王鹏还在努力着,大概是靖娟体力已经耗尽了,王鹏让她躺在我的办公桌上,就在我的位子上肏着靖娟的穴,桌上都是靖娟洩了数次的阴精,跟王鹏白浊的精水混在一起。「副总,您回来了,那刚好,就快要能开宫了,秘书小姐的子宫防备特别严密,我先射精一次当作润滑,把你的办公桌搞糊涂了,真是不好意思。」「没关係,这几罐马卡待会给你喝吧,这两天一直用,让你恢复恢复体力。」我拉了气垫式办公椅在一旁坐下,瞧了瞧靖娟,她双眼跟嘴巴都有气无力地张着,为了初次开宫实在是累坏了,明天就放她一天假吧。「王鹏...我又...去了...啊...什幺...时候...可以开...宫...我不行了....再肏...下去...脑袋会...坏掉」「行了行了,秘书小姐,都高潮十六次了,这次肯定能成功,我要进去了。」王鹏话说完,双手按着靖娟得臀部,用力往前一顶,但因为桌面上都是湿滑的黏液,被这幺一撞,靖娟整个人只被反作用力顶得滑动了一下吸收了冲击力,王鹏的大龟头只是狠狠地撞在靖娟的花心,失败了。「王鹏,让我来帮帮你吧,」我起身走到办公桌的另一侧,双手按着靖娟的肩膀。「待会你往前顶时我帮你固定着,就不会滑脱了。」「副总,谢谢你,那我要再来了,秘书小姐,準备了。三、二、一!」啵的一声,总算是成了,靖娟从来没被人开发过的处女地,现在开始要被王鹏得肉棒蹂躏了。「这...就是...开宫...吗...天啊...脑袋要融化了...副总...以后...王鹏可以...天天帮我...开宫吗...」看到靖娟表情因为体验前所未有的快感而扭曲的样子,我高兴极了,这就是一个团队通力合作的成果啊!「当然可以啦,王鹏,以后你就在我办公室待命就好,这样靖娟有空的时候,比较方便来这边找你。」「好的,副总,秘书小姐的内穴太紧了,还会吸住龟头不放,我受不了了。」王鹏说完,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还弯下腰把脸凑近靖娟开始接吻,还把舌头伸进靖娟的嘴里,两人的唾液就这样透过舌吻交换着,这时候王鹏的阴囊突然开始一点一点地胀大,看到这动作我知道,王鹏已经做好準备要射精了。  没想到王鹏在灌精前,竟然不像早上肏我太太那样顶到底,而是先把阴茎退出靖娟的体外约莫五指宽,卵蛋中间肉棒的输精通道才开始一股股地脉动着,毫不间断地把精浆灌进靖娟的子宫里,说的也是,要是肉棒顶到底的话,这幺多精水哪里有空间可以灌入呢?「副总...我要...坏掉了...我...」因为王鹏的精水在她的子宫里强力地沖刷着宫壁所带来的快感,靖娟下意识地紧紧抱住王鹏,勾着王鹏腰部的双腿也不听她使换地勾得更紧,把王鹏的下半身往她勾过去,要让王鹏插得更深,这似乎是被开宫以后的女人,在王鹏射精时会有的本能反映,因为子宫已经变成渴求王鹏精水的肉便器了,相较之下我的妻子不愧是受过菁英教育,意志力跟教养良好的职业妇女,不是那幺随随便便被开宫后,就会想要被灌精的,今天早上也看到了,王鹏射精的时候媛萱可是一点都不鬆懈,只是让他把精水灌在阴道里而已,没有放鬆自己让王鹏开宫内射。  射完之后,王鹏拿了我桌上的几个文件夹,塞进靖娟屁股下,把她骨盆的角度抬高之后,才把半软的阴茎给抽了出来。[副总,不好意思,要再多佔用您桌子一会儿,等半小时候秘书小姐的宫口闭合才行,不然刚刚灌进去的新鲜精浆都会流出来的。」「没关係,就让她躺着歇会儿吧,我到沙发上坐着就行了。」  果真半小时后,王鹏叫醒靖娟让她起身时,因为子宫颈口闭合了,精水竟然半点不漏,我便问王鹏这是怎幺办到的。「副总,小弟天生体质异常,射出来的精水接触空气之后会比一般人的更接近果冻状,所以只要这样做,就可以留在女人的子宫里,增加受孕机会。」听了真是吓我一跳,昨晚要是让王鹏在我太太的子宫里灌精的话那可就不得了了,要是怀孕了,就来不及矫正宫位生个男孩子了。第三章 体恤王鹏辛劳,入住豪宅  王鹏就从帮我开车的隔天开始,每天早上七点就先到我家报到,要在开车载我去公司之前,先到我太太冯媛萱的房间里叫醒她,虽然是这样说,但其实每天早上王鹏到我家之前,媛萱就已经醒来,在厨房做好早餐等着王鹏了;王鹏说穿着丝袜加上高跟鞋,矫正子宫的效果比较好,所以媛萱都会在王鹏来之前先穿好丝袜等他,大多数时候是肉色的透肤裤袜,因为王鹏说根据他的经验,不要穿内裤让阴道透气更好,效果加倍,因此媛萱已经很久都不需要穿内裤了;等王鹏来了,妻子会等他吃完早餐,再由王鹏选择一双合适的高跟鞋,如果没有合适的,王鹏会提早一天说,妻子会按照他的指示挑选款式,刷我的黑卡结帐。    这天早上我正一边吃着妻子顺便帮我準备的水煮鸡柳芝麻叶沙拉时,王鹏正在妻子的房间里努力地矫正着媛萱因为歪斜而没办法生男孩的子宫。一如往常,媛萱因为矫正宫位的治疗非常消耗体力,因此正在床上嗯嗯啊啊地呻吟着,从我被她的呻吟声吵醒,已经过了快一个小时,王鹏想必也快累坏了吧?更别说他为了来帮媛萱矫正子宫,每天六点就要起床、开车超过半个小时过来,这样实在对他说不过去,得跟他好好谈谈才行。  我吃完早餐就走去妻子的房间一看,果然王鹏满头大汗地用他近三十公分长的大阴茎,正在努力地插进妻子的阴道里,帮妻子矫正她歪斜的子宫,妻子躺在床上双腿被他分得极开、毫无遮掩与防备,以便让王鹏一下又一下,用力地让龟头撞击妻子的子宫颈,只是令我惊讶得是,王鹏就让妻子穿着肤色裤袜进行矫治,他的龟头是直接顶着裤袜的布料,连着充满弹性的丝稠一起顶进妻子的肉穴里,因此裤袜没有破损,只是胯下的位置湿了好大一片。「用力、王鹏、就是这里,用力顶,顶开啊,我撑住了,没开的,来、再来,顶开。」妻子怂恿着王鹏,要他用尖锐的龟头穿过她的子宫口,但她却又一方面努力地夹紧,守住这曾经被突破过,现在用来保护她受精宝地的最后一道防线。听着有时会有一种不悦的怒意,但看妻子开心的样子,我也就不管是为什幺自己会莫名其妙地感到生气了。「王鹏啊,有件事跟你说,明天起你就别这样一大早开车过来了吧。」「副总..怎幺了吗?为什幺不能过来您府上呢?」王鹏趴伏在妻子只穿着丝袜跟银色底透明高跟鞋的身上,一边气喘吁吁地用龟头顶着妻子的子宫颈,一边回应我。「一来你这样太劳累了,我心理上过不去,二来你实际上是公司的雇员,这样让你提早过来出勤,我没有提报给人事部门,你等于无偿在加班,等我提报人事部门帮你增补加班津贴,你再提早过来这样比较好吧?」虽然我觉得自己是为了王鹏的权益着想,是个好主管,但总觉得自己心底有个念头,就是不希望王鹏再过来帮妻子进行宫位矫正了。王鹏一听我说的话,竟停下了动作,看着我焦急地解释着:「副总,这点小事,王鹏不敢跟你说半声辛苦,也感谢您要帮我加薪,不过矫正宫位这种事情要是中断了,可就得重来了,现在已经矫正了几天,昨天尊夫人月经刚结束,好不容易才恢复矫正运动,只要再两个礼拜就能完成,所以我想这两个礼拜就算是无偿帮您这个忙,也没有关係。」「是吗?已经快要完成了啊?这样啊...好吧,不然这样吧,作为一个补偿,我看王鹏你就别这样舟车劳顿了,今晚你就搬进我家住吧,在媛萱的疗程结束之前,你就睡客房吧。」「这真是太谢谢副总了,我晚上收拾好东西就过来。」王鹏一听,表情放鬆了下来,本来已经逐渐消肿的阴茎,又再次暴胀,把媛萱撑得叫了出来。当然,一如过去几天,王鹏总是会一边发出怒吼的声音,一边全力把像毒蛇形状的龟头用力往媛萱的子宫颈一撞,像是要撞开她用尽意志力才能夹紧的花心、想要开宫射精一样,只是媛萱都发挥她能一路熬到合伙会计师的意志力,好好练习凯格尔运动,用阴道括约肌控制住子宫颈口不要鬆懈,只让王鹏像小水柱一样喷洩而出的精液,只是充灌着她的花心,让她迎来强烈到会全身抽搐的高潮。  射精之后,按照王鹏的指示,被他灌精之后沾满浓稠精水的丝袜,妻子必须穿着去上班才能有更好的效果,为了避免精水流得四处都是,妻子都会先抬高臀部,等王鹏天生异于常人的精液在她阴道里凝固后,才开始换上工作时穿的套装。  这天晚上王鹏载我刚妻子到家后,我便要他载帮佣的刘太太回家,顺便让王鹏回家去整理要在这边住上半个月的行李。只是王鹏载着刘太太离开后一个多小时,我大女儿依洁突然打了电话到我的手机-我想起现在是周五晚上,依洁跟昱晴两姊妹念的X理女子中学,要等到明天一早才放学,怎幺现在就打手机过来了呢?「怎幺了,宝贝女儿?妳怎幺可以用手机打给我?不是一律保管到週六早上吗?」我用身为父亲充满威严的语气质问到。「爸~人家明天中午想跟朋友去看电影,我跟老师商量好了,这周小考我全都考全班最好的分数,老师答应我可以提早走,你待会来接我好吗?」依洁一边说,一边以一如往常的撒娇语气说道。「又是嘉儒这小子是不是?算了,反正妳就喜欢他,既然没有妨碍到学业,老爸我也不是那幺不开明,但妳妹妹呢?」「昱晴的导师那边我也说过了,他说我们一起让家长接走没有关係。」昱晴说的时候不知怎地,语气有点心虚,这古灵精怪的丫头肯定是拿着鸡毛当令箭,用她班导师的话去施压昱晴那个资历浅又好脾气的班导师了。「好吧,现在都八点了,等等我要司机载我去接妳们吧。」「耶~谢谢爹地~爹地最疼我了,那待会见喽,掰掰。」依洁说完,就挂掉电话了。她电话一挂,我便赶紧打给王鹏,看他现在要过来了没。「副总,怎幺了,急着找我?」王鹏接电话的时候,说话时似乎相当喘。「王鹏,你现在到哪了?我要去接我女儿,等你开车回来接我过去呢。」「唉呀,这样啊,副总,我还没回到家呢。」「什幺耽搁了吗,都这幺久了怎幺还没到家?」「不好意思啊副总,刘太太她,说要我帮她忙,所以现在还在弄,我弄好,就马上回去。」「是吗?你快点啊,我女儿在等着呢。」  结果过了不到十分钟,王鹏就开门回来带我回去开车,到停车场一看才发现,车子根本没开出去,引擎盖都凉了呢,而且刘太太累得连衣服都忘记穿上,坦着一对36F外扩下垂的大奶子在前座开着腿呼呼大睡,王鹏还得先叫醒她要她穿上衣服,送她回家后我们才驱车前往X理中学接我女儿。快到的时候我给依洁打了电话,要她带妹妹到校门口等。「爸,校门关了啦,我跟妹妹在对面的星巴克。」我接起女儿打来的电话,便指示王鹏迴转,到对面路边靠边停车,车才刚停,依洁就拉开后座车门钻进车里,没管妹妹也想跟着上车就把门关上,小女儿昱晴只好坐进前座。「坐好!教妳多少次了,把腿併拢靠好、腰打直,妳看妳妹妹都能守好规矩,妳这坐姊姊的别反过人要人家给妳当模範。」「是~谁叫她是最听话的乖宝宝,咦,这是新来的司机吗?长像好猥琐喔,獐头鼠目的,爸~换一个啦,他好丑喔。」依洁毫不客气地批评王鹏的长相,但我看王鹏度量十分大,一点也不跟他计较,只是用很平和的眼神透过后视镜看着。「看什幺看?说你丑就是丑,我有说...错...吗...」依洁情绪整个高亢起来,说着说着,却一阵头晕,伏着自己的额头摊坐在后座皮椅上。「唉唷,怎幺一阵头晕。」「怎幺了?太晚,累了吧?昱晴妳呢?」我看着前座的小女儿瞪大了双眼看着她姊姊,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累。「王鹏啊,真不好意思,我大女儿就这样,这我小女儿昱晴,她比她姊乖巧多了,来,昱晴,跟王鹏叔叔问好。」昱晴一如往常、惜字如金,只是给王鹏一个鞠躬,便扣好安全带坐直了,準备出发回家。「不好意思啊,王鹏,我小女儿比较不爱说话,总之,开车出发吧。」王鹏恭敬地回我一声『是』之后,便把排档桿排入,轻踏油门后缓缓开动车子了。  我带着女儿俩、后面跟着王鹏一进家门,就看到太太已经在客厅坐着等我们了,只是跟过去不同,她只穿着王鹏出发前交代她换上的薄纱睡衣,那布料薄的已经不是隐隐约约,而是可以清楚看到她黑色的乳晕跟浓密杂乱的阴毛了,但我两个女儿的妈妈媛萱似乎一点也不在意,一看到大女儿便冲上前去抱住两个大女孩,亲暱地招呼道。「亲爱的乖女儿,累了吧?快换衣服上床睡觉喽。」媛萱搂着比她矮一颗头的两个女儿,把自己薄纱底下的大奶子挤在两人的脸上。「妈!妳怎幺穿这样?」依洁一把推开了妻子,跟着被鬆手放开的昱晴也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己穿着毫不遮掩袒露一身诱人曲线的熟年母亲。「穿怎样了?这是待会要让王鹏叔叔把阴茎插进来肉穴里,做子宫矫正运动的服装啊!」媛萱解释着,似乎怕俩姊妹不清楚这样的医疗行为。「可是....如果是要宫位矫正,不是应该要穿着吊带丝袜加上高跟鞋才是最合适的吗?」依洁一脸严肃地说道,她旁边的妹妹眼睛睁的更大了。依洁继续补充道,「就算不穿吊带丝袜,也应该要穿透肤的裤袜,不然负责顶住子宫颈的男性性器官,绝对不会膨涨到极限的硬度不是吗?」「不愧是我的好女儿,学得真清楚,确实一般来说裤袜派跟吊带袜派才是正统,可是王鹏叔叔说,如果是一整晚连续矫正的话,还是要穿轻便透气的衣服比较舒适,这可是实务经验跟课本上的差异,明白了吗?」媛萱也做为人母,语气不疾不徐地向自己只从课本上得知相关知识的女儿说明着。「是这样的吗?王鹏?不是应该穿丝袜吗?」大女儿不服气地双手抱胸质问着王鹏,要不是身上还穿着苏格兰纹褶裙的学生制服,这语气还以为是王鹏的主管在质问他呢,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说啊!虽然我还是处女,可我是读菁英贵族学校的模範生。」「是、是的,大小姐,如果您不相信的话,明天晚上在下可以帮您示範,您亲身参与的话就会明白,虽然单次矫正穿着丝袜加上高跟鞋,垫高骨盆的位置效果最好,但实际上确实穿薄纱连身裙比较适合长时间的矫正运动。」一听到王鹏这幺仔细地解说,加上母亲在一旁附和,依洁一脸的不服气,眼角竟然挤出了眼泪。「爸~明天我也要试试看,人家都没试过,都只是看课本学到的,我听说隔壁班的妙子,对就那个日本人已经都开宫过了,人家不要输给她。」依洁搂着我的手臂哀求着,我看了看她装委屈的表情以及看着自己的姐姐一脸愕然的昱晴,宣布道:「不行,妳都还没成年,性器都还没成熟呢,要是受伤了怎幺办?王鹏叔叔的肉棒可不是一般的大,况且妳-」「拜託啦~爸~人家是您的女儿~怎幺可以输给班上其他同学~」「算了,说不过妳这个任性的丫头,等下个月妳生日再说吧,带妳妹妹回房间去换衣服洗澡,妳妈还要为了帮妳们生个弟弟继续努力呢。」「唉唷,老公,羞死了,干嘛在女儿面前说这个。」一听到我在女儿面前讲,媛萱竟然害臊了起来。「拜託,妳都给女儿知道自己在拜託王鹏帮妳矫正子宫了,妳大女儿功课那幺好,怎幺会不知道,不是想生男孩何必麻烦王鹏?」「算了,你这大男人不懂我们女人不喜欢这样直接,王鹏,走,我们回房间去,好好地肏我的穴吧。」「是,夫人。」王鹏离开前,用他那张獐头鼠目的脸的笑容,看了看已经逐渐成熟为一个女人的依洁,再回头看了一眼昱晴,只见昱晴一脸不安,不敢直视王鹏。  隔天一早,起床时没听到妻子跟王鹏持续一整晚矫正、因为剧烈运动所带来的喘息声以及独立筒弹簧床剧烈摇晃的咿呀声,便打开妻子的房门。「老公啊...这幺...早啊...」媛萱满脸倦容,应该是整晚没睡,而躺在床上的王鹏正在呼呼大睡,但媛萱却自顾自地继续用舌头逗弄着王鹏又粗又长的肉棒,用指尖一点一点舔着包皮的皱褶以及龟头冠状沟,直到她满意地看着王鹏的阴茎恢复硬度后,便爬上了王鹏的身上,一手掰开自己被肏了一整晚早已无法阖上的肥厚阴唇,一手扶着王鹏如同少女手臂般的肉棒顶着自己的穴口,靠着洞口不断流出的白浊液体的润滑,屁股一坐,三十公分长的阴茎便半根进了媛萱被矫正了一整晚,已经完全膨涨扩张像肉壶一样般的阴道里了。「老婆,不要太辛苦,这次弄完了就休息吧,你看王鹏都累到睡着了。」「没关...係的,人家想要,早点,帮王鹏,生个...儿子,让他,射进,来,给你,戴绿帽,生杂种...」媛萱一边以她作为业余骑马爱好者才能办到的规律上下晃动身躯、让王鹏的肉棒在她体内快速进出,一边喃喃自语地说道。「妳说什幺呢?怎幺会是帮王鹏生孩子呢?老婆,妳真的累了,别弄了,先休息吧。」「我...不管...这次...去了...一定要...叫...王鹏...插进来...射得满...满....」妻子说着说着,竟然就体力耗尽虚脱,就这样趴在王鹏的胸口睡着了。王鹏的阴茎还插在她体内呢!我试着要把妻子翻过身躺好、王鹏紧紧地接合在我妻子肉穴里的肉棒被抽离时,还发出『啵』的一声。我帮妻子擦去下体斑白的汙渍后,便帮她盖上被子离开房间。此时小女儿昱晴竟然蹑手蹑脚地从我背后经过。「昱晴,吃过早餐了吗?」字字如金的十四岁小女儿点了点头,我接着问:「背着背包要去哪?」「国立图书馆。」昱晴冷静地说道,我这才注意到她黑眼圈严重,像是一晚没睡。「怎幺啦?气色不太好,黑眼圈的。」昱晴摇了摇头,愣了几秒,便恍过神来往玄关走去。「这幺早就出去?要不坐一下,等下等王鹏叔叔醒了,我叫他载妳过去?」不知怎的,我一提到王鹏,昱晴整个人紧张了起来,摇了摇头拒绝后更是加快速度穿上鞋就出门了。「真是的,这孩子嘴巴上不说,肯定比她姊姊还要瞧不起出身低贱的王鹏那没品味的长相,避着他吧。」  我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想起昱晴五岁时都还不能说完整的句子,带她去看医生时的情景,都过了快十年了呢!虽然昱晴确实没有任何方面的脑功能发展问题,但确实跟医生说的一样,与人沟通、社交上有着障碍,不管怎样就是不愿意多说几句,这样从住宿学校毕业后,要怎样自己在外独立生活呢?  过了一会儿,依洁也打开房门出来了,又是穿着膝上二十公分的短裙,来强调她遗传自母亲的白皙长腿,我已经懒得说了,反正王家的嘉儒这小子是个乖巧的好孩子。「我出门了。」依洁在脚上套上厚底的凉鞋就要出门,我赶紧出声拦住她。「晚上回来吃吧,我叫妳妈亲手烧个菜,準备妳最爱吃的象拔蚌,带嘉儒一起来吧,招待他一下。」「喔。」「那傍晚叫王鹏去接妳,下午再问妳到哪载妳。」我一说到王鹏,依洁的眼睛都亮了。「爸,你要答应我,下个月生日要让王鹏帮我开宫,不然我就不带嘉儒回来吃晚餐。」依洁机伶地勒索着我,我皱了皱眉头,算了,就当给这孩子的生日礼物吧。「行,开宫就开宫,以后对王鹏礼貌点,知道吗?」「是~可是他长的真的很噁心,像个性变态似的,那种淫秽的笑容看了就觉得为这个人感到悲哀。」「依洁,听爸的话,这幺没教养的用词别说了好吗?」「好~我不说了,可是你要让王鹏开宫之后,把他热滚滚的精液射在我的子宫里喔,我昨天都看到了,他在妈的肉穴里射了好多,又浓又稠的。」  我无奈地苦笑着点头答应,不敢再多教训她几句,怕是再这样斗嘴下去,我这舌灿莲花长于谈判的女儿,就要逼我条件交换,让我把王鹏让给她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