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崇拜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崇拜
我没有想过会遇到他更準确的说法是我以为我不会遇到在萤幕上会出现的人。我记得那天我正要下班回家时搭的那班捷运,人没有想像中的多,但有位子都被坐满了。他看见我进了捷运后就起了身,示意让我坐。我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戴着帽子口罩,却遮不住他迷人的眼睛。我对着他笑了,对着他说:「我看起来像怀孕吗?」而他用着迷人的微笑摇摇头,虽然我只看到他的眼睛。那眼神似曾相似,而我也是在之后才知道似曾相似的原因。最后座位让一个大婶坐了下去,而他则是愣在当下。我止不住的笑意让我在车厢笑了整个路途。他留下了赖,在他下车之前。就在我按下加入之后我才能好好的看到他整张脸。我看着赖上的大头贴深感惊讶,转头望向即将下车的他。他挥挥手,拿下了口罩对我微笑。我则是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妳看过我吗?」是他下车后传来的第一句话。而我仍处在惊恐当中。-老实说我是他的影迷。我也曾经因为他而进过戏院看了几部烂片。我不会说是他的问题,因为国片的问题太多了。反正看他帅帅的样子已经是我心满意足的愿望。刚开始我们就聊的像是熟识已久。虽然对于过往的绯闻我还是不敢启齿,总觉得有些冒昧。我知道他最喜欢的作品不是最近那部宣传预告打得火红的院线,而是刚出道那是拍的小品电影。他总是说着喜欢简单就好。所以他才会自己搭捷运,逛夜市,然后开着普通的轿车。他和我想像中得很不同,却又无违和感。我以为像他这种人通常都是在泡夜店,喝酒呼麻放蕩生活。或是跟女明星、小模,妳上我我上妳的。虽然我也不知道他準确的生活,毕竟他也只是口头说说而已。我没有问他为甚幺想认识我,这或许也没有那幺重要。他给我的感觉是矛盾的,一种危险,却又单纯的美好。矛盾,却不冲突。事实上我还记得我的角色是影迷,虽然他跟我说有这个帐号的都当作朋友。不过男人的话我都习惯打三折,所以只是婉约的陪陪笑。在认识的第四天,我被他带了回家。期间我们聊了工作,事业,感情,家人,无所不谈。我甚至有一度忘记我是他影迷这件事情。虽然整件事情离奇到连我这种单纯的女人都会觉得诡异。他问我要不要参观房间,现在想起来这还真是蠢到破表的理由。他吻上我的时候我是跳开的。我不讨厌,我必须说我不讨厌他吻上我这感觉。只是这是一种很虚浮的感受。我正在跟我的偶像接吻,一种美梦成真的感觉。就是因为这样的感觉太美好导致我跳了起来。我沈默没有说话,他也显得有些尴尬。我坐在床上,然后看着他在旁边有点懊悔的表情。「我不想这样。」我终于开了口说。「抱歉。」他有点尴尬的笑了笑。「有点控制不住。」他抓了抓头。「为甚幺是我。」老实说,我其实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妳很特别。」「才认识第四天你跟我说我很特别?」「摁...」他看着我,然后点点头。「何已见得...」「我不知道。」他呆呆的看着我,我以为这里有什幺摄影机之类的因为他的表情太迷人。「我不是你想像那幺随便的人,也许你生活圈都是这样但很抱歉我不是。」我说完我就转身拿起包包离开,这是一个很失败的第一次见面,我不否认。回到家后我没有多说些什幺,也让赖一直闪着。手贱拿起手机浏览了一下,无非就是对我道歉之类的话。不过我却找不到我该生气的原因在哪,可能我就是容易气消的人吧。又或者是仍然对着那个吻有点眷恋,谁知道。-我和他仍然保持着朋友关係,不过他收敛了很多。虽然偶尔还是有言语的暧昧玩笑,但他的确是有在改变。我知道他对我有好感,而我其实也是一样的情况。只是他的行为让我收敛了很多。我会看着他的粉丝专页,他的微博上的那些迷妹们吃醋,虽然我其实是一份子。我会想着他在跟我聊天的同时,又跟其他女人有怎样的暧昧关係。他是个很贴心的人我不否认,但是却又同时让我没有安全感到爆炸。因为他是个偶像名人,是一种公众的存在。而我只是小小的影迷。我知道他会有意无意的说些想我,或者是叫着我傻瓜。那些东西很亲密,至少我是这幺觉得。对于一个见过两次面的女人就说这些话我是很惊讶的。毕竟没有完全熟悉就说这些话,就像是说谎一样。我只是他万千粉丝中的其中之一,何必如此对我,我也不懂。-开始心软甚至相信的时候是那时候颱风天下了大雨,然后他出现在公司楼下等我。他前一秒才说要去厂商活动,下一秒就问我要下班了没。坐在车上的我心情是複杂的,我不懂他为何要这样对我。我不相信他的粉丝里面没有比我更美的,在那圈子的人个个在争奇斗艳。我不知道他对我好的原因在哪,我很困惑。「为甚幺,要对我好?」我没有看他,我的眼神在窗外徘徊。「不然有谁可以代替我对妳好嘛?」他说。「我不是那意思。」「我知道。」「我们认识一个月,见面次数也不多,更何况我也不了解你,你的粉丝很多,何必找我这样平凡的女人?」「因为...就是妳很平凡吧。」他说完话的时候我转过去看着他,那时在停红灯,而他的脸就这样到我面前,将我吻了下去。这次我有好好闭上眼睛,但我的心情仍是忐忑。一直到绿灯,后面的车子发出的喇叭声才让我惊醒。我不明白我此时此刻的心情是如何,有点在悬崖边上的刺激感。车子一路开回他家,而其实我是知道的。我没有多说什幺抗拒的话,反而有一种既然都这样了那就这样吧的豁达心态。他将我带到房间后没有像之前那样猴急,反而是我们两个人躺在床上我看你你看我。我不敢问他为何没有动作,这样有点多余。他只是捏了我的脸颊然后对我笑着。而我很不好意思的转过头,因为他的笑容真得太犯规。「不去活动,没关係吗?」我说,试图打破尴尬。「所以妳没看到我没有打开手机嘛?」他笑着。「那你要去吗,这样不好。」「因为我想要妳相信我,却不知道怎幺做。」他说完,我沈默了。「为甚幺,要对我这幺好?我只是万中之一。」良久,我才开口。「因为妳,是万中选一。」他笑着,将我抱住。他的吻让我融化,虽然理智告诉我这样不好。他的唇让我心动,虽然理智告诉我这样不好。我将他衣服脱下,虽然理智告诉我这样不好。他将我内衣解下,虽然理智告诉我这样不好。而理智,早就被我忘记了。在他进入我身体以前,我双手捧着他的脸。我不敢想像美梦成真的感觉,只觉得天旋地转。「你只有我吗?」我说。「摁。」他点头。「以后,也可以只有我吗?」我几乎是要哭了出来。「好。」我身体随着他摇摆,让他的体温温暖着我。我激烈的呻吟让他更加卖力的扭动他的腰。「给我...」我试用着渴求的眼神看着他。那时间我忘记了这男人多危险,我只记得他一下又一下进入我的身体。我也忘记自己只是小小影迷,只记得他的汗水是这样一滴一滴的滴落在我的腰上。「全部...都给我。」我在他耳边尽情的呻吟。而他也在最后冲刺后将全部给了我。我意识空白了几秒,让他趴在我的身上喘息。「我真的很喜欢妳,瑜轩。」他看着我,用着迷濛的眼神对我说。-请原谅我的小剧场再度开启。特别是在我和他有更深一层关係的时候。我是之后和同事提起我才发现原来我做了什幺事情。言简意赅的就是我跟我的偶像上床,然后他说他喜欢我。然后这居然是在一个月内发生的事情,好样的。同事很淡然的跟我说了我傻之后就回座位乖乖处理公事,留我一人。和他的相处其实没有改变多少,就是亲暱的话会变得比较多。我是没有反感,只是还是有很多不安全感。女人这种生物就是很多不安全感组成的,特别对象是这样有名的帅男人。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其实我们的相处是甜蜜的。偶尔全副武装的去逛夜市看电影,偶尔就在家聊八卦看他的新闻打发时间。我知道他很忙,所以在空闲的时间我总是会找事情做。剩余的时间就是想着我和他之间的关係。我其实不懂我到底爱不爱他,我很诚实的说。对于他的感觉,更像是一种崇拜,一种仰慕。但是愈和他相处之后就愈加改观,我渐渐发现那些不为人知的他。摆设简单的房间,没有多余的杂物,就像是他的简洁个性。他总是很贴心的帮我设想周到,而表面上却又装的不以为意。有时他喜欢依赖着我,喜欢我叫他起床,喜欢听我的声音。喜欢问我他今天出席活动的访问有没有很帅。习惯打通电话告诉我现在在哪,努力的给我安全感。我真的认为我很幸运,老实说。在一起的第三个月我就搬到他家里住。「这样我才能好好照顾妳啊。」看来我是好哄的女人。-如果不是那阵急促的敲门声和门铃声我不会从他的肩膀上转醒。我开了门看着那个女人,而那女人也用同样的表情看着我。我知道她是谁,严格的说我也在萤幕上看过她。她比电视上看起来更矮,妆更浓,这点我必须说。「算了,我不是挺意外。」她用了鄙夷的眼神看着我,完这句话,就进来房子内。听见吵杂声的他走出寝室的门,然后看见了那个女人。我可以从他眼中看到惊讶,因为他看着我的眼神是无助。「这又是谁?」那个女人进了门就点根菸坐下,然后指着我对着他说。「关妳屁事。」「装乖?以前可不是一个女人就能让你满足的。」那女人高声的笑着。「滚。」「唷,我亲爱的小哲哲,什幺时候这幺煞气逼人了?」那女人站了起来,对着他吐了满脸的烟。「我们分手了。」他冷淡着说着。「你求我回来的。」那女人的食指划着他的脸颊。「再不走我会报警。」他低下了头,下了最后通牒。「呵,总有天他会露出面目的。」我不知道那女人在对谁说话,不过看来应该是刚才被当空气的我。那女人就这样穿上高跟鞋,然后出了门口,在关上门之前还用着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总有一天我会知道的眼神。-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我的心情是複杂的。他在讲什幺我没在听。不是不想听,是有点听不进去。我看着他红着眼眶,我很心疼。但是我没办法面对这样的关係,这样信任的瓦解。我这才知道原来我一直抗拒的原因不是因为他的人。而是因为他所处的位置。我的确是在意那女人离去前的那句话。更何况我不想知道他以前做了些什幺,虽然人都有过去。我知道他在道歉,可是我不知道他道歉的原因是什幺。他没做错事,是我自己自卑感作祟。我收拾了自己的东西,然后拿起了行李就这样走了出门。我可以看见他的失望,而在电梯里的镜子,我也看见我自己的无助。也许吧,我就是一个没自信又软弱的人。特别是对于自己在乎的,更怕失去。-我是哭着回家的。特别是在电话响了几通之后,他留在赖上面的那些话。严格的说,那只是一张图片。我的眼泪就这样滴落在手机萤幕上。桌布是我们的合照,现在却是有些讽刺的对比。我的确是懦弱的不可逃,却又不知道从何相信起。我拿出了笔记本,却提不起笔。我想说些什幺给他,却只写出了对不起。他拨了电话给我,而这次我接起。「妳愿意相信我吗?」他说。「我不知道,该拿什幺相信。」电话那头的他沈默着,空气凝结。我抱着电话,我知道只要他说出我爱你这类的话我就会心软,但是这不是我想要的。「瑜轩,妳很特别。」「你除了说很特别还有什幺。」「我...」我不给他解释的机会,而其实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软弱。所以我挂上了电话,说了句对不起。如果可以,我宁可是那个在脸书按讚的人,而不是在你的晚安吻后,香甜的睡在你肩膀的人。我知道我可以很幸福,但是我不知道我没有勇气。我写下了我的心情,接着让情绪沈澱。也许完美的本身,就让人会更在意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