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覆雨翻云之虚夜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覆雨翻云之虚夜月
原文请参照【覆雨翻云】(第十九卷)(第十章) 情海生伴淮楼上,尽管虚夜月在这几天早将所有的爱转移到韩柏身上,但是对于自己的初恋情人朱高炽,哪能够说忘记就忘记,所以当朱高炽质问她时,爲了不伤害到这燕王长子,她只得隐瞒了自己对韩柏的情意,推说自己跟韩柏在一起只是因爲鬼王的意思。  但是虚夜月却似乎忘记了一点,尽管韩柏平时爲人很大度,但是再怎麽大度的男人,听到这话心中也会恼火的吧,韩柏在发了一通火后便离开了伴淮楼,随后便遇到了朱元璋之后更是媚娘等人大快朵颐,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这麽一走,竟然会给朱高炽趁虚而入,上演了一出让他后悔不已的肉戏。  看到那碍事的韩柏发怒离开之后,朱高炽心中大爽,尽管当年因爲鬼王的反对,自己没能和虚夜月在一起,但是看今天这情况,她仍然是爱着自己的,因此他心中立刻有了主意:不如趁今天这个机会,将生米做成熟饭,若是鬼王知道自己已经和虚夜月发生了实质的关系,也许会让自己娶了她也说不定呢……  「夜月,不如我们进包房说话?」朱高炽起身微笑着说道,手却是不经意间拉向虚夜月的小手。  而虚夜月正处在惶恐和慌张之中,她心中一方面担心韩柏发怒离开之后,会放弃自己;另一方面却在思考着如何将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朱高炽,让他不再纠缠自己,以致于她丝毫没有发觉到朱高炽的阴谋,小手给他拉着,被他给带了包房。  看到虚夜月没有任何反对的任由自己牵着她的手,朱高炽心中暗喜不已,没想到这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竟然竟然会这麽听话,难道她真的也有意和自己生米煮成熟饭?这样就再好过了,自己不但能得到这日思夜想的美女,更可藉此得到鬼王的帮助,那麽将来自己在父王身边的地位,将会更高,甚至有可能……  想这自己以后的似锦前程,朱高炽再也抑止不住的大笑起来,似乎早已是胜券在握一般。  刺耳的笑声将虚夜月从沈思中惊醒,她擡头一看,却是朱高炽在那里大笑不已,虽然心中疑惑他爲何如此发笑,但是虚夜月却更想解决和朱高炽的问题,毕竟,虽然朱高炽是自己的初恋,但是现在她爱的却是韩柏,以前的种种关系,必须挥剑斩断,否则自己心中难安,也对不起韩柏。  虽然心中打定主意,但是话到嘴边,虚夜月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直接说出来,肯定会伤到朱高炽的,若是旁敲侧击,一时间却又不知道从何开头,是以虚夜月的话语结结巴巴起来:「炽哥……我……我……」  但是朱高炽却理解爲这是虚夜月矛盾的表现,一方面,她不能够违背鬼王的意愿,而另一方面,她还是爱着自己,因此她才会这样矛盾纠结。而他自己,也有过这样的经曆,尽管他爱的是虚夜月,但是却违背了自己的心意娶了那个张氏爲妻,他因爲这是自己的父王的意愿,他没有办法也不敢违背。  所以朱高炽很有感触的歎息道:「夜月,我们都是同病相怜,都不能违背父亲的意愿,不过没关系,只要我们真心相爱,相信我们一定能克服重重困难,最后一定会在一起的!」不得不说朱高炽很有表演才能,说到动情处他竟然眼圈红红的挤下了几滴眼泪来。  可是虚夜月却是哭笑不得,没想到朱高炽竟然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虽然自己对他还有那麽一点余情未了,但是自己最爱的却是韩柏,他也太自作多情吧?看来必须尽快的跟他澄清事实了。  「不!炽哥,虽然我们曾经相爱过……」说道这里,虚夜月的脑海中似乎浮现出了当初自己和朱高炽在一起的日子,但是转瞬间便被韩柏的身影所替代,那个油嘴滑舌的小子,还有他那在自己身上作怪的大手……  「但是现在,我爱的却是韩柏!」心中最想说的话终于说出口,虚夜月轻舒了口气,感觉身上的担子终于卸下,整个人都轻松了。  「甚麽?」朱高炽如遭雷击,失声惊呼,再想不到虚夜月竟会说出如此绝情的话来,让他原本火热的心顿时如坠冰窖,「你……你……竟然……」  「是的,炽哥,先前我说的并不是真的,爹并没有逼我,其实我已真的爱上了韩柏,至于先前我那麽哦,只是因爲怕伤害到你,所以请你原谅,炽哥!」  「哈哈哈……」朱高炽突然间狂笑起来,「没想到我竟然是自作多情……可笑我还以爲夜月你一直爱的是我……真是太可笑了!」笑声中似乎藏着无尽的悲凉和痛苦。  朱高炽一边那麽悲凉的笑着,同时伸手一把抓起桌上就酒壶,就那麽对着嘴里狂灌起来,「咳咳……」因爲喝的太快,朱高炽被呛得咳嗽不止。  「炽哥,不要喝了……这样伤身体的……」  虚夜月连忙站起身扶着朱高炽,同时在他背上用手轻轻拍着,帮他舒缓。  而就在虚夜月专注的替自己舒缓情绪的时候,朱高炽却悄悄的用大拇指撬开了酒壶的盖子,将指甲缝中的白色粉末弹进了酒壶之中……  「来,夜月……陪我喝几杯……」朱高炽顺手将酒壶拿起来塞到了虚夜月的手中,打着酒嗝,「这壶酒归你了,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炽哥你醉了!」虚夜月接过酒壶,轻轻的抿了一口。  「没事,夜月,平时跟着父王,难得有机会喝醉……今天你就让我醉一次吧……」  朱高炽拿起了另一壶酒,将另一只手的大拇指中的药粉弹进了酒壶之中,又对着嘴里灌了几口。  朱高炽颓废的样子让虚夜月心中不忍,「也罢,就陪他喝几杯吧,就当做是诀别酒,反正这点酒不会喝醉。」带着这样的心思,虚夜月也就没再拒绝,一口接一口和朱高炽干杯。  两人都生活在权贵之家,这点小酒自然是不在话下,没一会儿功夫,两人就把手中的酒都喝完了。  看到虚夜月喝光了被自己下药的酒,朱高炽心中暗喜,而自己的那壶被下药的酒也喝完了,看来是时候摊牌了,他突然脸色一变,口中惊呼道:「不好,酒里有毒!」  虚夜月也是心中一惊,先是不信,这京城之中,哪个大小势力会不认识自己和朱高炽?有谁敢如此胆大包天下毒?但是待得她自己暗运内力之时,却发现丹田中空空如也,一丝内力也提不上来,「这……这是十香软筋散?」  她忽的站起身来,想要去打开包房的门,让守在外面的朱高炽身边的侍卫进来,没想到朱高炽却突然扑了过来,紧紧的将她抱在怀中,脑袋更是在她身上乱拱不已。  「炽哥?你……」虚夜月正待发火,却发觉朱高炽的身上滚烫,如同火烧一般,再看看他的脸,红的像血,「你……你怎麽了……」  此时朱高炽心中也暗暗有些后悔,早知道这药的药力这麽强,就不应该下这麽多,现在自己似乎都控制不了自己了,但是面对虚夜月,戏还是要做足的,「夜月……我……我中了……春药……是……是金风玉露……」  「甚麽!」虚夜月也禁不住失声惊呼,金风玉露可是有着武林之中最邪恶的春药之称,中了金风玉露的人,只有与异性交合才能够解除药性,其他任何方法都不能解除,若是没有异性交合,必定会全身血管爆裂而亡,死相极爲难看。  「怎麽办?怎麽办?」此时虚夜月心中也慌了,这个时候到哪里去找女的和朱高炽交合呢,在大街上随便找一个肯定不行,而离这里最近的妓院也得要好几分锺才能赶到,但是朱高炽中春药的事却是不能够让别人知道……  虚夜月一边思考着对策,一边还得防备朱高炽在她身上乱动,其实这个时候朱高炽也是有苦难言,虽然他给自己下的并不是金风玉露,(开玩笑,这麽厉害的春药,他可不敢对自己下)但是他下的剂量,却是是大了一些,现在,他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行爲了,虚夜月身上的幽香,让他身上的欲望,如同熊熊的火焰一般迅速燃烧起来。  「夜月……我……我快不行了……你……你快走……我……我怕忍不住会伤害到你……」  朱高炽的话让虚夜月想起来自己也是女人,用自己的身体替他解毒?不,不行,虚夜月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自己爱的可是韩柏,这麽可能再同其他男人发生关系;将朱高炽推开,然后离开伴淮楼?不,这样也不行,如果自己真的此时离开,朱高炽很有可能欲火焚身而亡,到时候自己会被认爲是杀人凶手了……  到底该怎麽办呢?虚夜月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看到虚夜月没有选择离开,朱高炽心中顿时有底了,他知道只要自己再加把火的话,虚夜月一定会主动献身的,这个时候,他禁不住佩服起自己的聪明才智来。  「夜月……你别管我了……你快走吧……我……我恨我自己……当初如果我能坚决一点……勇敢一点……我们也就不会分开了……我……我好恨……夜月……我爱你……你快走……我不想伤害你……快走……」      朱高炽也是强忍住自己的欲火,用莫大的毅力将自己从虚夜月身上推开,按后趴在地上用头使劲的撞着地面,「快走啊……快走……我……我快忍不住了……」  这个时候虚夜月却是完全的被朱高炽感动了,没有想到他在身中金风玉露的情况下,还能够忍住欲火,不顾他本人的安危,让自己可以安全离开,这样的情怀,让她情何以堪,如果这个时候自己离开了他,那可真是禽兽不如了。  「二哥,对不起了,请你相信夜月……夜月爱的是你……夜月是迫不得已的……」心中暗暗的对韩柏说了声对不起,她已经决定用自己的身体替朱高炽解毒了,就当做自己将欠了朱高炽的都还给他好了。  「炽哥……你别担心……我来救你了……」虚夜月咬咬牙,一双纤手慢慢行动起来,宽衣解带,随着衣物的缓缓褪下,片刻过后,虚夜月已是身无寸缕,洁白无暇的娇躯仿佛是老天爷最美的杰作,就这麽的再次展现出来,唯一的区别就是,上次是展现在韩柏眼前,这次,却是展现在朱高炽的眼前。  望着身前毫无保留的完美娇躯,朱高炽禁不住接连吞下好几口唾沫,想不到这等尤物今天终于要被自己得到了,多年的夙愿今天终于可以得偿。  「不要……夜月……你不用委屈自己……我没事的……我忍忍就没事了」朱高炽强忍着诱惑,将头扭过去不看虚夜月的赤裸的娇躯。  「炽哥,我是心甘情愿的,爲了救你,我愿意!」强忍着羞意,虚夜月缓缓蹲下身去,将朱高炽轻轻扶起来,「炽哥,我来帮你宽衣吧。」  既然已经决定了,虚夜月也不再矫情了。  而随着朱高炽衣裳缓缓滑落,两人终于是裸裎相对了,虽然说两人小时候相恋,那个时候朱高炽还是蛮英俊挺拔的,但是因爲朱高炽喜静厌动,是以现在他已经逐渐的肥胖起来,这也是后来虚夜月没有再和他相私会的原因。  但是现在,虚夜月却是被朱高炽先前的那段话所感动,所以才决定用自己的身体替朱高炽解毒,否则,她是绝对不会和朱高炽发生关系的,而朱高炽也正是意识到这一点,这才用上苦肉计让虚夜月主动献身的。  尽管朱高炽肥胖如猪,但是他胯下那根肉棒规模却是不小,肥肥壮壮的,竟然有七八寸长,虚夜月看得有些惊心,就是拥有魔种的韩柏,胯下的肉棒也和其差不多,而朱高炽这麽肥胖的身体,竟然也有这如此粗长的肉棒,这让她如何不吃惊呢。  见虚夜月呆呆地看着自己胯下的肉棍,朱高炽心中不禁也有些得意,这可是自己长期食用壮阳食物的结果,这可是对付女人的最好本钱了。  「夜月……我……我……」朱高炽这个时候也不想再忍了,其实这个时候他的欲火已经控制不住了,一股股燥热的感觉漫游全身,让他感觉自己像要喷出火来,「我……快要爆炸了……受不了了……」说着已是忍受不住倒在了床上。  朱高炽的手忍不住放在自己的肉棒之上,使劲的套弄起来,口中「恩啊」连声,而和他的套弄,龟头马眼处更是汩汩的冒出不少粘液,将整颗龟头弄得晶莹一片。  虚夜月急忙将头反转过去,但是耳边却传来了朱高炽兴奋地呻吟声,以及他套弄肉棒时所发出的淫声,这让她不禁想起了和韩柏的床上颠鸾倒凤的情形,一股奇特的感觉从内心深处涌现,下身竟然慢慢的湿润了。  感觉自己的身体慢慢火热起来,再加上自己早已打定了主意,所以虚夜月还是慢慢回过头来,她缓缓朝朱高炽靠近过来,带着些许的羞意,「炽哥,你还忍受得住麽……」  废话,你这尤物就在我身边,我怎麽能忍受得住?不过心里虽然这麽想,但是嘴上可不能这麽说,朱高炽只得勉强说道:  「我……我还能……哦……还能……忍受……啊……啊……」只是他的脸上,却早已如同猪肝一般通红,原本的皮肤现在也是一片通红,春药的效果现在已经在他的全身爆发开来,再不开始交合的话,虽然不致有生命危险,但是对身体可是有大大的损害了。  不过虚夜月也看出来了,朱高炽确实已经不能再忍了,看他的神色,分明已经是忍道了极点,若不采取措施的话,恐怕他真的会爆体而亡的。  「炽哥……我……我来了……」任是有再大的羞涩,这个时候虚夜月也只得忍着了,毕竟救人要紧,所以她很快的爬上床来,带着一丝羞涩、一丝无奈和一丝坚决,坐到了朱高炽肥壮的腰胯间。  感受到她滑腻的肌肤紧贴着自己的皮肤,朱高炽感觉自己的肉棒似乎又硬挺了几分,「夜月……你……你真美……你简直……简直就是天上的仙女……」  赞美的话谁不爱听?虚夜月的俏脸上似乎多了一丝笑容,「炽哥,你别说话了……让……让我来爲……爲你解毒吧……」  虽然心中打定主意,但是到真正做起来的时候,虚夜月却迟疑了,小心翼翼地扶着朱高炽的肉棒,虚夜月却不知道该如何做了,难道,难道真的要让这肉棒进入到自己的身体?这可不是韩郎的肉棒呢……  「夜月……要是你实在不愿意……那就算了吧……就算是死……我也不愿意让你难做……」看到虚夜月还是迟迟不能下定决心,朱高炽终于抛出了最后的杀手锏,他相信到了这个地步,虚夜月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爆体而亡的,自己的这记杀手锏,一定可以让虚夜月乖乖献身的。  果然,在朱高炽说出这番话之后,虚夜月再也没有迟疑了,一方面她害怕朱高炽真的爆体而亡;另一方面既然已经做到了这一步,就算再怎麽难做,眼前的事还是要继续做下去,既然早做晚做都是做,不如就干脆点,最后一点,她也正是初尝肉味,如今看到朱高炽这硕大的肉棒,她其实也有些心动了。  扶着朱高炽的肉棒,虚夜月颤颤巍巍的分开了一双美腿,露出了那神秘的桃源圣地,此时那粉红的蜜唇上,已是沾染了点点的蜜露。  一只手扶着肉棒,另一只手却伸到双腿间,小心的分开了那双紧紧闭合的蜜唇,此时的虚夜月几乎能够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毕竟这是她和韩柏以外的男人,并且是自己主动。  到着一丝丝茫然的心情,虚夜月小心的对準朱高炽的肉棒缓缓坐下,当红嫩的蜜唇首先接触到龟头之时,那股火烫的灼热感,让虚夜月忍不住内心颤抖了一下,但随即,她缓慢而坚定地继续往下坐去,龟头的尖端慢慢的朝着蜜穴内钻进去。  但是虚夜月没有想到的是,因爲蜜穴的紧窄和龟头的巨大,再加上她自己并没有用甚麽力气,所以,朱高炽的龟头始终只能在蜜穴外徘徊,根本不能插进蜜穴;不过朱高炽却是暗爽不已,龟头虽然没能插入蜜穴,但是却在在虚夜月那娇嫩的蜜唇上来回摩擦,在蜜液渐渐增多的同时,他能够感觉到蜜穴深处的火热和紧窄,所以他更是期待肉棒插入之后的快感。  磨蹭了许久也没能让肉棒插入,虚夜月感觉到,自己的心里慢慢的産生了变化,火热的龟头时不时的在敏感的蜜唇上摩挲,像是一阵阵的电流,麻麻的,痒痒的,蜜穴深处似乎有一种空虚的感觉,虽然这种感觉还不甚明显,但是却让她明显的感觉到朱高炽的肉棒似乎变得更亲切了些。  内心的奇特感觉让虚夜月开始用上了劲,将肉棒对準蜜穴之后,她缓慢而用力的坐了下去,直到感觉龟头正在慢慢将自己的蜜唇撑开,她咬咬牙,腰臀再次用劲往下一坐,「噗吱」一声,这一坐就将整颗龟头给插进了蜜穴之中。  「呀!」虚夜月痛叫一声,自从将处女身交给了韩柏之后,她并没有做过几次,所以这次硕大的龟头突然全部插入蜜穴,让她立时感觉到了疼痛,让她忍不住紧绷着自己的身体,冷汗都冒了出来,她没敢再往下坐,同时也没敢让龟头抽出。  而朱高炽确实夙愿得偿的舒服的喊出声来,在他的计谋下,终于将自己的肉棒插进了垂涎已久的美女体内,而且是这美女主动将自己的肉棒插进她的蜜穴之中。他感觉到自己的龟头进入了一个火热而包紧的洞穴之中,嫩滑的蜜肉将自己的龟头紧紧包裹,蜜穴的紧窄胜过他干过的任何一名女子,包括处女。这让他忍不住屁股微微上挺,迫不及待想要品尝那抽插的快感了。  「别……别动……」感觉到朱高炽的龟头在蜜穴内动了一动,虚夜月再次感觉到了微微的痛楚,不过这痛楚比起刚刚插入龟头时的痛楚来,要轻微许多,但是在紧张的状况下,这丝痛楚被放大了许多。  都到了这个时刻,朱高炽可由不得虚夜月的反对了,他一边轻轻挺动一面喘着粗气:  「夜月……你……你就忍耐下……我……我知道你已经不是处女了……等  ……等我多动几下……你就不会痛了……相反……你会感觉到很舒服的……」  既然肉棒已经插入,就代表着木已成舟,不如就听从朱高炽的好了,带着这样的想法,虚夜月没有再反对,忍着心中的微微不适和蜜穴内的轻微疼痛,任由朱高炽挺动着他的屁股在她的蜜穴内轻轻抽插。  朱高炽也毫不客气地抽插起来,好不容易才尝到的美女,如果不好好享受一番,怎麽对得起自己呢。  紧窄的蜜穴给每次抽插都带来了巨大的阻力,因此朱高炽每一次挺动都要花上不少的力气,龟头每往后退出少许,蠕动的肉壁马上将空隙填补,再加上虚夜月并没有完全动情,蜜穴内的淫液并不多,所以要花更大的力气来往里推进。  但是朱高炽却是越插越兴奋,因爲越是困难,征服起来就越有滋味,这样紧窄的蜜穴,代表着虚夜月并未被那个小子开垦多少,虽然被那小子拔得头筹,但是自己有信心将这美女再次征服。  就在朱高炽这麽退一进二的抽插下,肉棒缓慢而有力的凿开了虚夜月的的蜜穴,进入了三分之一左右,而虚夜月也在朱高炽这麽锲而不舍的凿干下,渐渐地放开了,蜜穴内的那丝难疼痛早已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难言的酥麻的感觉,这股酥麻感觉让她忍不住轻轻扭动起来,好让自己更舒服些。  这样的小动作自然是瞒不过朱高炽的眼睛,不过他也没有点破,而是慢慢地放缓了抽插的动作,而虚夜月在不知不觉中竟然开始了上下的挺动,她主动地套弄起朱高炽的肉棒来,虽然动作还很轻微,但是朱高炽相信,很快虚夜月将会陷入到自己精心营造的肉欲陷阱之中而不能自拔。  伸出肥胖的双手,将其放在虚夜月纤细的柳腰之上,朱高炽开始加快了抽插的力道,他已经不满足于缓慢的抽送了,他想要更加激烈的性交,他想要将肉棒完全的插入虚夜月的蜜穴深处,从而彻底的占有着绝世美女。  「怎麽样……夜月……我说的没错吧……是不是很舒服呢……」看着虚夜月微闭着美目,一副享受却又不好意思说出来的样子,朱高炽忍不住出言挑逗。  「没……没有的事……」虚夜月连忙否认,一副被人发现难爲情的样子,她也觉得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了,竟然会被朱高炽的肉棒给插到舒服不已。  其实这是很正常的,朱高炽本身就是她的初恋,虽然后来两人分开,但是她却并不讨厌他,而现在呢,却又是爲了救人,而且是她自己主动,所以朱高炽的抽插才能让她産生快感,这也就是她了,这要换做平常女人的话,这个时候早已放开了情欲,颠鸾倒凤起来,不过照这麽下去,她的沦陷,也是迟早的事。  「夜月……你就别不好意思了……」虚夜月害羞的样子让一旁的朱高炽越看越爱,挺腰的动作也越来越剧烈,难爲他这麽肥胖的身体,还能做出如此激烈的动作,这个时候朱高炽的肚皮在剧烈的动作下,就像是一阵一阵的波浪,而骑在他身上的虚夜月,则像是一叶小舟,在波浪中起伏上下。  一个是满身肥肉的胖子,一个却是国色天香的美女,绝色美女此刻正坐骑在那肥胖的男人的身上,一根粗长的肉棒将两人的身体紧紧相连,那根肉棒却在那美女的身体中抽插不止,时隐时现,时不时的带出些许水花,将男人的肚皮涂抹的一片晶莹湿润。  而在外面的侍卫却是看得如癡如醉,自己的主子果然将那鬼王的女儿给弄上了手,看看如同凝脂一般的雪白柔滑肌肤,如同跳跃小白兔一般的娇美双乳,还有那蜂腰翘臀,修长美腿,还有面泛桃花的绝美容顔,不愧是京城第一美女。  不过这些侍卫的目光却是死死地盯着两人下体的交接之处,肥壮的肉棒在粉嫩的蜜穴中来回抽插,娇嫩的蜜唇被抽动的肉棒带动着翻进翻出,鲜红的蜜肉时不时被带了出来,夹杂着阵阵的水声,肉声,呻吟声,这些偷看的侍卫都忍不住掏出肉棒自慰起来。  「夜月……我的好夜月……你真是太美了……不但人美……下面的蜜穴更是美……我……我爱死你了……我要爲你疯狂了……」  看着虚夜月被自己干的娇喘微微,娇吟不已,朱高炽心中颇爲自豪,他看着自己的肉棒在蜜穴处来回进出,带出朵朵水花,这些水花如同露珠一般撒在两人交接的阴毛之上,更有不少滴在自己的睾丸和肚皮之上,湿淋淋的异常淫靡,再加上那不是被自己干翻的蜜肉,不住翻卷的蜜唇,这一切的一切,都征兆这自己已经真正干到了这绝色的美女,并且让她沈醉在自己的肏干之中。  「炽哥……你……你别……那麽快……」尽管她身上已是快感连连,蜜穴内更是泛滥成灾,但是虚夜月仍然没有放开,她不停地对自己说,这仅仅只是爲了救人,只是连她自己也没办法否认,此刻她已经被朱高炽给干到动情了,每当朱高炽的肉棒插进蜜穴时,心中便充满了充实的感觉,而当肉棒抽出时,内心却感觉到空虚不已,这样一阵阵抽插间,充实与空虚的快感交替传来,让她早已不能自已。  尽管嘴上说着别那麽快,但是虚夜月的娇躯却是忍不住配合起朱高炽的抽插来,每当朱高炽向上挺动屁股时,她也会将腰臀往下坐,而朱高炽下腰之时,她便会向上提臀,就像是商量好似地,两人竟然配合的极爲亲密。  「哼!女人都是嘴上说不要……骨子里却是更加想要……尤其是美女……」  朱高炽心中暗笑,抽插的动作却一点儿也没有慢下来,他隐隐的感觉到,自己的肉棒似乎快要探到虚夜月的花心了。  带着这样的感觉,朱高炽一鼓作气,接连重重地向上狂顶数十下,然后他便感觉到龟头突破了重重阻碍,陷入了一团又软又腻的嫩肉之中,凭着多年的花丛经验,他知道,这便是虚夜月的花心了。  花心骤然被采,虚夜月「呃」一声娇呼,娇躯连连颤抖不已,最后软倒在朱高炽的上半身。   而朱高炽则是突然间感觉到虚夜月的花心正如同八爪鱼一般紧紧吸附在自己的龟头马眼处,如同婴儿的小嘴一般吮吸不止,接着花心处一阵张合,一股温热的阴精便淋在了龟头马眼之上,这股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朱高炽大呼叫爽,他强忍住射精的沖动,将龟头死死地顶住花心,享受着美女高潮时带给自己的快感。  肉棒被蜜穴紧紧的包裹起来,龟头也正接受者阴精的灌溉,两人的肌肤紧紧相贴,性器紧紧相连,朱高炽忍不住坐起身来,翻身将虚夜月压在自己身下,开始大开大合地猛干起来。  而高潮过后的虚夜月早已没有了力气反对,相反,她还隐隐有些期待朱高炽的再次抽插,这个时候,她几乎已经将韩柏从脑海中忘记了,或者说是不想记起来,现在她只想追求肉欲,追求激情,追求快感的极致,她想好好放纵一次。  「炽哥……你好厉害……夜月好舒服……」虚夜月一边将蜜穴向上挺动配合着肉棒的抽插,一边却将双腿紧紧勾着朱高炽的屁股,想让他挺动更加有力,肉棒也能插得更深。  察觉到虚夜月迎合的动作,朱高炽也是志得意满,他伏下身去,将虚夜月的一只美乳含在嘴里吮吸起来,舌头更是不住拨弄起那凸起的乳头,「啧啧」吮吸有声,而虚夜月也配合地将乳房上挺,好让朱高炽更好的吮吸。  「爽……」朱高炽含糊不清的说着,嘴里的美乳香甜可口,美味多滋,蜜穴处更是又紧又窄,将自己的肉棒包裹得没有丝毫的空隙,更别说那肉壁蜜肉的强烈吸力了,似乎是想让肉棒插得更深,这样的激情,这样的快感,让朱高炽几乎感觉是神魂颠倒,恨不得此刻将自己整个人都融化进虚夜月的身体中,就是立刻死了,他也心甘情愿,不,他还不能死,他还没有在虚夜月的体内播种呢,他要在虚夜月体内永久的留下自己的痕迹,他想要虚夜月怀上自己的种……  带着这样的想法,朱高炽粗大的肉棒抽插如飞,一次次的将肉棒直插进花心深处,龟头狠狠地顶在花心嫩肉上,然后一阵急促而有力的旋磨,好像要将花心磨出汁来一般,抽出时也连带着将肉棒如同泥鳅一般左右扭动,让龟头能够旋磨到蜜穴内的其他地方。  紧窄的蜜穴在淫液的润滑下,早已对肉棒毫不设防,是以朱高炽的肉棒来回抽送自如,没有丝毫的阻碍,无所不到的将蜜穴内的每一处都干了个遍。  「噢……好舒服……」虚夜月终忍不住叫起床来:「太舒服了……好……好厉害……又……又顶到了……哎呀……磨死我了……嗯呀……不行……爽死了……」  断断续续的叫床声更是刺激了朱高炽,他把虚夜月的一双美腿高高举起,架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继续挺动着肥腰,此刻他已感觉有些吃力了,但是在虚夜月叫床声的刺激下,他选择了继续沖击,他想要干开虚夜月的花心,然后在她的花宫深处播撒下自己的种子,在她的体内刻上自己的印记。  「怎样……夜月……我的肉棒大不大……粗不粗……干的你爽不爽……比那小子的肉棒如何……」  一听到朱高炽提到韩柏,虚夜月的神智似乎清醒了些,但随即便被汹涌的快感所湮没,此时此刻,她只想着攀登到快感的顶峰,其他什麽也顾不上了,「爽……太爽了……你的肉棒……又粗又大……我爱死了……」不过她并没有说出韩柏的肉棒如何,想来也是心有愧疚吧。  不过朱高炽现在也顾不上计较了,毕竟虚夜月也承认了他很厉害了不是?而且自己马上可以直接在她的子宫内播种,等到她有了自己的种,那还有什麽好计较的?  「哦……夜月……我……我要射了……」朱高炽突然喊道。  「你……你……射吧……」虚夜月想也没想的便回答道,不过转瞬之间她便像是意识到了什麽,改口道:「不……不行……你不能射在里面……」  「真的不行吗……」朱高炽突然停止了抽插,将肉棒顶着花心不动。  快到顶峰的感觉哑然而止,蜜穴深处的瘙痒如同千百只蚂蚁在噬咬一般,空虚的感觉让虚夜月忍不住出声求饶:「痒……痒啊……给我……炽哥……快给我……我要……」  「你让我射进来吗……或者你主动亲我?」朱高炽提出了两个选择。  「我……我亲你……」  「那你把舌头伸出来吧……」  虚夜月依言伸出了自己小巧的香舌,朱高炽淫笑着放开肩膀上的美腿,俯下身来,将那粉嫩的小舌头吃进嘴里,啧啧的品尝起来。同时,他的腰也慢慢的挺动起来。  两个人一边唇舌交缠,一边急挺快迎,而门外的侍卫们见得这淫靡景象却早已喷发出来,白色的精液将房门搞得一片狼藉。  突然间朱高炽感觉到虚夜月紧紧的吸住了自己的舌头,同时她的一双美腿紧紧的勾着他的肥腰,屁股也猛烈地向自己顶来,将两人的性器死死顶在一起,这样激烈的动作让朱高炽敏锐的知道,虚夜月又要高潮了。  于是他也配合的将自己的屁股往下猛顶,龟头狠狠地顶着花心,果然片刻之后,虚夜月的花心再次如同八爪鱼般吸附住龟头马眼,让他觉得自己的龟头酥酥麻麻的,他觉得自己也快要忍不住了。  「啊啊……来了……我要来了……」吐出了朱高炽的舌头,虚夜月无意识般的狂呼起来,娇躯剧烈颤抖起来,双手死死地抓着床单,双腿更是紧夹着朱高炽的肥腰,像是要将他的腰部夹断一般……  如同黄河决堤一般,久蓄的快感终于累积成河爆发出来,「啊啊啊……」一股接一股的阴精如潮涌一般,从花心深处喷发出来,直接沖向了朱高炽的龟头马眼处。  抽插了这麽久,朱高炽的龟头早已是敏感万分,现在被这一股股温热的阴精这麽一淋,他立时感觉到龟头和脊椎同时传来了酸麻的快感,他强忍着泄意,死命地再次狂顶狠插了数十下,抱着虚夜月的翘臀狠命的那麽一顶,龟头竟然沖破了花心,直接插进了子宫深处。  而这时,龟头的阵阵酥麻快感再次传来,他再忍耐不住,终于放开精关,整根肉棒以及龟头顿时剧烈膨胀起来,马眼瞬间打开……  而虚夜月也是敏锐的感觉到了蜜穴内肉棒的变化,她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麽似地,双手拼命地挥舞,想要将朱高炽从身上推开,但是中了十香软筋散的她又这麽可能将朱高炽推开?  「不……不要……不要射进来……不要呀……求求你了……」  「啊……夜月……我要射了……我要全都射进你的子宫……让你怀上我的种……你永远都是我的……」随着朱高炽歇厮底的狂呼,滚烫的阳精如同火山喷发一般在虚夜月的子宫中喷发开来。  一股,两股,三股……像是没有停歇一般,大量的精液如同洪水般从马眼处奔流涌出,直接倾泻进虚夜月的子宫深处,它们将会在这里生根发芽,直到让虚夜月成功受孕。  在又浓又多的强劲精液的喷射下,虚夜月被烫的浑身颤抖不止,子宫内竟然再次涌出一股股的阴精来,她竟然是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朱高炽足足喷射了几十下,才停止了射精,而此时虚夜月的小腹,已是微微有些隆起了,朱高炽伸出手来,轻轻的抚摩着虚夜月的小腹,忍不住歎道:「夜月……你的子宫内都是我的种子呢……这次你真的要替我生个孩子了……」  而这时,高潮过后的虚夜月才渐渐惊醒过来,当她听到了朱高炽自言自语的话之后,禁不住心中懊悔,自己……自己怎麽就让朱高炽给直接射了进来?要是……要是因爲怀孕,那可如何是好?  想到这里虚夜月也顾不得其他了,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朱高炽从身上推开,匆匆忙忙的穿上衣服,夺门而去。  就在回家的路上,虚夜月发现了自己小腹的状态,她这才记起,似乎朱高炽的精液,还留在自己的子宫内呢,而此时她的功力还没有回複,想要将精液逼出来根本不可能,所以她左思右想,只得找了个僻静的庄园,等待自己的功力恢複……  等到韩柏从朱元璋处回来,却并不见虚夜月的身影,这时鬼王告诉他,虚夜月有事出去,要过几天才回来,这个韩柏更爲郁闷,不过他却不知道虚夜月是爲了等待恢複功力逼出精液所以才躲起来的。  当韩柏再次见到虚夜月时,在虚夜月的娇言软语下,两人和好如初,当两人再次颠鸾倒凤之时,虚夜月却在心中暗暗祈祷,希望将来自己这次并没有怀上朱高炽的孩子……  十个月后虚夜月果然生下了一个孩子,而这个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却有十斤重,但是韩柏不明白的是,爲什麽这孩子会这麽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