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鬼姬的洗脑诡计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鬼姬的洗脑诡计
第一章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老来得子!老来得子呀!」  御医把襁褓中的婴儿带到在産房外焦急等待的国王面前,陪同等待的侍卫和大臣们也一同开始庆贺起来。  「恭喜陛下!这真是天佑我们国民啊!」一旁的占星师也适时来报喜,「十年前维莉昂娜公主出生之时,代表智慧与美貌的维纳斯和勇武的玛尔斯,同时彙聚在国运宫裏,已经是极大的福兆,如今您老来得子,代表权力与统治的朱庇特也一并上升,尊贵的皇室血脉有了传承,我们国家、子民,真的是有福啦!」  「陛下,快给我们荣耀的王储取个名字吧!」一旁负责记录的文官,也已经準备记录下这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王子的名字。  就在整个皇室以及臣子们的注意力都在这个小婴儿的身上之时,没有人注意到,屋子裏有一双充满嫉妒与憎恨的眼睛正在瞪着发生的一切。  从御医断定自己的母后怀上的是个男孩开始,她就失去了往日所有的宠幸和聚焦,这对于一个刚满十岁,正是充满表现欲而渴望关注的女孩儿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更何况自己生来就是可爱聪慧,宫廷裏的御用师匠甚至表示自己只要好好学习努力锻炼,将来完全可以继承王位,在王国的曆史上,也不是没有成功的女王的先例。只是这一切,看来都要随着弟弟的降生而烟消云散了。维莉昂娜的眼神中充满痛恨和嫉妒,可又有一种不应出于她年龄的坚定。  「陛下,名字想好了吗?」文官继续催问道。  「巴尔克!」  「……」  「巴尔克!」  「啊?」  被呼唤了两次的人悠悠得反应回来,周围的一些大臣正在放松交谈慢慢準备离开,巴尔克这才反应起来刚刚退朝了。  往王座方向望过去,女王陛下已经退回去更衣了,只剩下王座后边她的巨幅画像还展示着威严——维莉昂娜女王。  王国近三百年来的第一位女性统治者,却也是近三百年来最具争议的一位统治者。  维莉昂娜生来就不同于常人。  占星师说她是在爱神维纳斯和战神玛尔斯共同的祝福下出生的,哪怕是在尊贵的皇室中,她也从小就透露出鹤立鸡群般的聪明与可爱。至于皇室血脉必须从小修习的剑术、骑术等需要身体力行的项目,维莉昂娜也展现出惊人的天赋,在她七八岁的时候,一同修习的其他皇室宗亲的同龄小男孩,都已经不是她的对手。  维莉昂娜的个性也很与衆不同。  成年的皇室后裔往往会去王土一隅接受分封或是曆练,当然,公主们则大可以选择继续在皇宫深闺裏享受逍遥。而满十八岁的那年的维莉昂娜居然主动要求父王把她送去战事最频繁的边省洛塞德接受更加严苛的锻炼,因爲她坚信那裏才是施展她的勇武和韬略最好的地方:彼时,维莉昂娜已经出落得高挑性感,容貌秀丽却又冷峻,身高甚至高于大多数成年男性,再加上她出类拔萃的战斗技巧,使得她已经颇具一个军事领导者的风範和气场。  果不其然,在她通领洛塞德省期间,常常亲自前往最前线参战,斩敌无数,扩充了大片疆土。邻国的士兵闻她姓名无不胆寒,更是把给她取了一个外号叫「鬼姬」。  跟同龄的那些谈婚论嫁过着贵族生活的花瓶公主们不同,维莉昂娜的兴緻完全在领军和政治上,对男人毫无兴趣,甚至可以说有些厌恶男性,就连贴身护卫都是用的女性。恃才傲物的维莉昂娜,挖苦讽刺那些在她看来如同窝囊废一般毫无建树的男性下属和副官们完全是家常便饭,在军中,加练和体罚士兵更是常事,「鬼姬」这个称呼,在洛塞德省那苦不堪言的军营中,也流传甚广。  在二十六岁那年,维莉昂娜驰骋疆场战无不胜,最终成功使得邻国无力抵挡,无条件归顺,洛塞德省原本已经持续了数百年的边境摩擦和战火,在维莉昂娜接手不到十年的时间内,就被彻底解决,一时间风头无两,曾经因爲穷兵黩武和爲人刻薄而招緻的不满和非议也都销声匿迹。维莉昂娜亲自带领着投诚的邻国国王回到已经阔别多年的皇城,凯旋之路上重新赢得了原本就属于自己的赞美。  原本属于王国的庆祝之夜,却因爲一场意外而蒙上了灰色的色彩。虽然老国王已经五十多岁,在当时已算高龄,不过在御医的精心照料下,倒也算基本健康。然而或许是捷报让他过于兴奋,忘却了御医的叮嘱,多贪了几杯酒,不想居然乐极生悲,猝死在宴会之上。  彼时,原本的王储巴尔克才十六岁,尚未成年,按照王国的法令,需要有威望的皇室宗亲暂时摄政,风头正盛的维莉昂娜自然当仁不让得成爲了摄政王。之后的维莉昂娜开始展现出自己的真正雄心壮志,许多原本靠着皇室血脉吃白饭的贵族皇亲被清除出养尊处优的宫殿要求自食其力,曾经腐败官僚的朝廷也被彻底重组,虽然触犯了不少权贵的利益,却无益增加了自己在人民大衆中的威信,大部分都是由她亲自提拔的新朝廷成员,自然也是对她感恩戴德惟命是从。  以至于在巴尔克成年之时,姐姐已经运用和她的军事能力一样优秀的政治手腕完全掌控了局势,组建了几乎全部是由自己亲信的组成的朝廷,再加上在人民中的声望也是居高不下,居然也再无人提起由巴尔克继位的事情,维莉昂娜正式加冕,成爲了名副其实的女王殿下。  巨幅画像上的维莉昂娜,面容柔美,眼神中却带着高冷和坚毅,身着战甲和佩剑的姿态让人肃然升畏,而战裙和战靴之间裸露出的完美腿部肌肤,也展现着她坚毅的外表和能力下其实也丝毫不乏成熟女性的性感。本就是美人坯子的维莉昂娜女王,自然也是许多男人心中意淫的对象。  其实巴尔克和姐姐的交流并不多,自己年纪尚小的时候,姐姐就几乎不和自己交流,后来姐姐去洛塞德,也就更是失去了联系。姐姐成爲摄政王之后,忙于政务和改革的姐姐,和自己的交集就更少了。虽然每天的晚餐,作爲直亲的自己有机会和姐姐同桌进食,不过往往也没有什麽交流就是了,即使有,也都是奚落和嘲弄罢了。  画像上,维莉昂娜那略向上挑起的眼角和嘴角,提醒着人们她的不可一世和对男人的尖酸刻薄,也让巴尔克想起了昨天晚餐和姐姐的对话:  「所以,现在其他的皇亲贵族大都已经开始自食其力寻求生计了,你还打算混吃等死到什麽时候呢?我的改革触犯了太多遗老的利益,已经有很大阻力了,如果因爲是你我的亲弟弟就给你特殊待遇,我可很难交待的。」维莉昂娜一边捯饬着盘中的鸡腿一边头也不擡得问着。  「啊……我……我不是现在一直在上朝吗?」  「哼,靠着父亲生前的安排在朝廷裏占了个位置,每天像个木头一样混日子也叫上朝吗?」  「啊……我……」  「还有,我劝你最好不要再有什麽小动作了吧,如果不是因爲你是嫡亲,勾党营私可是足以流放的重罪。」维莉昂娜一边说一边用手中的餐刀把鸡腿从中间的软骨部位一刀锯开,看得巴尔克心惊肉跳,看来自己前段时间想要笼络几个被革职的表兄的事情已经败露了。  「……」  「再说,现在如果把王位让给你,我可是会很愧疚的,你从小养尊处优,才疏学浅,有一点点执政能力吗?要不要说说看你觉得现在合适的赋税应该是多少比例?或者,说说看你觉得洛塞德平定之后,国防的重心应该在哪裏?」  「额……」  「没用的垃圾。」维莉昂娜一边说一边把剔下来的鸡腿骨扔给了自己养了多年的护身的战犬,它一边哈嗤着,一边一截截把鸡腿骨吞进嘴中,啃得嘎吱嘎吱只响。  「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女王殿下。」  想也不用想就知道维莉昂娜所说的垃圾指的是自己而不是那根鸡骨头,被彻底羞辱却又无能无力,只能找借口告辞了。而自己离开的过程中,维莉昂娜甚至连头也没擡。  第1章  「巴尔克!」  「啊!?」  身边的男人一边大声喊着一边在巴尔克的眼前晃着手掌,这才终于让巴尔克又从思绪中回过神来。  「哎……看入迷了吗你?不过……」(把声音压到最低道)「你姐姐的姿色确实没的说,只可惜是个心狠手辣手段决绝的鬼姬。」  男人循着巴尔克的目光方向,看着令人着迷的维莉昂娜的画像说道。  继续压低声音道:「啧啧啧,像你姐姐这样爲了达到目的什麽手段都用的出来的女人,说不定也用她这性感淫乱的身体收买过人心呢。」  「你……你乱说什麽呢,塔洛叔叔!我……我只是在想事情。」巴尔克慌乱得赶紧四处环顾了一下,看到朝廷裏已经没有其他人了才松了一口气,这话如果被维莉昂娜听到,只怕是灭门之灾。  「哈,小伙子,你说谎的本事还要再继续修炼啊!」  塔洛,老国王的亲弟弟,也就是塔洛和维莉昂娜的叔叔,由于他是老国王那辈最小的弟弟,虽然不能继承王位,倒也格外受到老国王和老国王的父亲——两代国王的特别宠爱。只可惜在溺爱之下也是不学无术的样子,整天研究些歪门邪道。  塔洛是洛塞德省原本的统领,在任期间腐败官僚,甚至还和邻国将领私通勾结,故意打假仗演双簧,让两边都可以受领军功。更有传言说,塔洛当时还在研究一些被法师议会所严格禁止的黑暗魔法。维莉昂娜到来后,他私通敌国的小把戏和贪汙的证据全被抓到,然而老国王处于对弟弟的私心硬是把这些罪状全压了下来,只是降职让他辅佐自己的女儿。  而在维莉昂娜回皇城时,塔洛作爲曾经的统领和如今的副官,也被老国王受邀回皇城加封,这更是让维莉昂娜气不打一处来。在如今维莉昂娜推行的改革中,塔洛就是最大的钉子户。而塔洛从一开始也吃尽了各种苦头,会说出那些汙蔑女王的牢骚话也是情理之中。  「哎……我们的事情好像败露了,昨晚姐姐暗示我了。」  「嗯,这婊子也给我下了最后通牒,要我在两周内转移家眷,清空我的寝宫,说要征回去爲国所用。」  同样的境遇让这两个失势的皇叔皇子勾结到了一起,只是,在到处都是女王心腹的皇城裏,想要拉拢更多人搞出气候,实在太难了,虽然两人已经足够谨慎,不过显然还是有被拉拢的人告密了。  「……这麽短的时间吗,叔叔一旦也被清出朝廷,我应该也很快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哈哈,我倒也不一定会被清出朝廷,这婊子给了我一个选择,说我要麽自力更生,要麽可以去给御厨喂猪。哈哈,如果我选择去喂猪,就不用离开朝廷了」塔洛顺口拿着维莉昂娜对自己的羞辱开起了玩笑。  「……」巴尔克听到叔叔居然被如此羞辱一时无语。  「哎……事到如今只能铤而走险了,两周时间就要征用我的寝宫,到时候肯定会败露……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搏一搏,只是,需要你帮助我。」  「哦?」巴尔克不知道叔叔还有什麽计策。  「你跟我来……」  塔洛的寝宫裏,塔洛清退了所有的仆人,然后带着巴尔克打开了一扇暗门。  「这是??」巴尔克一边跟着塔洛走下旋梯,看到了一间普通的书房,一边惊诧于叔叔的寝宫裏居然还别有一番洞天,自己以前常来串门,但是叔叔从来没有给自己看过这个密室,一边也奇怪爲什麽一间书房也有做得如此隐蔽,那些书看上去也只是普通的书籍。  「你以前应该有听说过关于我偷偷在搞违禁实验的传闻吧?」塔洛狡黠得笑着问道。  「啊??那不是只是传闻吗?我只知道叔叔你腐败通敌的小辫子都被姐姐抓到了,不过并没有关于搞黑暗实验的实际证据,所以后来大家就都说这只是流言啊。」  「哼哼,那是我搞得够隐蔽。」塔洛一边说一边打开了地下室书架后的又一个暗门,原来,这个像是地下书房的密室,只是更深的密室的入口。  就这麽一直下了三层密室之后,出现了格外开阔的一层,两侧的墙壁上的灯火,顺着目光的方向一直延展下去,看得出这是个非常狭长的房间。  「啊……啊……哦……」虽然密室裏灯光昏暗,还不能看清全貌,但是一打开门,就听到了此起彼伏的女人的淫叫声,地下室潮湿的空气中,似乎除了霉味之外也有一股淫靡的气息。  「这是……地牢?怎麽都没有牢门?」巴尔克往两侧看去,两边的每盏灯火之间,都是木质的框架,还垂下来的各种铁链和锁拷,不过令他奇怪的是,如果作爲地牢,却没有牢门,而且,每个框架的中间,还有一个造型很奇怪,而且有两个大洞的椅子。而在椅子的正上方,都有从框架上垂下来的一个插满了针管的半球形。  「因爲不需要。」塔洛一边说一边带着巴尔克继续向前走,巴尔克这才发现密室裏的设施比想象中多的多,除了像是刚才看到的拘束椅之外,还有许多看起来像是炼金术实验室的地方,各种瓶瓶罐罐的各种顔色的气体和液体。  越往深处走,越是触目惊心,巴尔克还看到了近人高的密封罐子,罐子裏也是各种锁拷和铁链,虽然现在空着,不过这个罐子的用处不言而喻。而在罐子旁边,依靠一个管道连接着,还有另一个罐子,罐子裏有一个史莱姆浸泡在绿色的液体中,还在蠕动着。巴尔克以前在魔法课上有见过宫廷法师使用小型的史莱姆演示战斗技巧,不过这麽大只的成年史莱姆,巴尔克还是第一次看到,隔着罐子巴尔克就闻到了史莱姆分泌的黏液的腥臭气味,看着肉色的蠕动块状物,更是让他觉得一阵恶心,赶紧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培育淫兽……研究禁药……违法拘禁……叔叔你这可是重罪啊……还好当年姐姐没发现你的这笔勾当。」巴尔克不禁幸灾乐祸道。  「是的……当年离开洛塞德之前,我花了半年时间才填平了地下密室,毁掉了所有证据;不过这次麻烦了,两周的时间,肯定不够我毁灭密室和所有证据,我如果每天的工作量太大,也会引起外人的怀疑。一旦我的寝宫被回收,这些迟早要败露,可恶!」  「所以,你的想法,该不会是想让我去找姐姐举报你,然后把姐姐引过来,再被你抓起来吧?」  「不,不可能。首先,我在洛塞德已经见识过你姐姐的战斗能力了,像我们两个这样的,就算再来十个都未必是她的对手,更不用说她不可能自己独自一人来这裏的。退一万步讲,就算我们真的把她拘束在这裏,她只要一天不在公衆场合露面,我们也立马就败露了不是吗?」  「哼……有道理,不过,如果我把你举报了说不定还是能在姐姐那裏计大功一件呢,说不定我还是会考虑的,哈哈哈哈。」巴尔克只是顺口开了个玩笑,唇亡齿寒的道理他还是懂的,「所以,你到底有什麽计划呢?」  「别急,你看看这是谁。」说话间,两个人已经快走到房间的尽头了,巴尔克循着塔洛的方向看过去,这才发现这个拘束架底下居然真的有一个人,从进密室开始就一直听到的淫叫声就来自于她。  女人此刻几乎一丝不挂,说几乎因爲她下半身还穿着一双红色的过膝高跟靴子和红色的丝绸连体薄袜,这个顔色的鞋子和连体袜,让巴尔克瞠目结舌,一个名字脱口而出:「维莉昂娜女王?」  塔洛没有回答,因爲眼前的女人已经抢着回答了:「啊……对……我是……被……塔洛主人…额…洗脑控制的…啊…妓女女王……」  眼前的女人,脚踝部位和膝盖下方各有一个锁拷拷住,又被铁链扯向两边,被迫几乎成180度的角度分开双腿,这也让巴尔克看清楚,女人的裆部丝袜破开一个洞,一个丑陋的史莱姆正紧紧吸住她的耻部,史莱姆抽动着,看不出是在吸出女人的淫水还在注入什麽黏液,不过女人的娇喘的节奏确实和史莱姆抽搐的节奏一模一样。  女人的两个乳头,也分别被两个小型的变形软件动物吸住,蠕动的淫兽用内侧的齿状硬膜摩擦着女人的乳头,本来就挺拔的巨乳,分别被一个注射器插在媚肉上,不知在被注射什麽东西,此刻肿胀得像是随时要炸裂的气球一样。女人的双手被吊起在头后方,双手交叉从手腕处被一起拷住,这个姿势也使得女人必须向前挺胸,仿佛在请眼前的两人更方便观察自己的胴体。  女人的头顶被那个半球形的盖子死死扣住,针管此刻被透明胶管连接着其他地方,那绿色的恶心的液体让巴尔克在猜想是不是从那个巨大的史莱姆培养皿中流出来的淫兽体液,这些液体缓缓流动,有些直接从盖子上的真空裏缓缓流进女人的头盖骨裏,也有一些通过静脉注射的方式流入女人的面部、颈部。仔细观察了女人的脸之后,巴尔克更加确认这就是自己的姐姐!  还有一些管道,并没有连接什麽东西,不过终端仿佛被施加了什麽魔法,一股股紫色的脉沖同步得出现在这些管子的外端,然后随着一阵阵闪动,紫色光芒沿着管道从半球形盖子裏聚焦、彙聚到女人脑部。每次脉沖的注入,都伴随着女人的白眼和抽搐。  「呵,这如果是女王,那我们两个还发愁些什麽?告诉他你的真实身份。」塔洛对眼前的女人命令道。  「啊……脑……脑……啊……子……没……啊……思……啊啊……」紫色脉沖的频率在逐步提高,越来越频繁地夺去女人的思考能力,让她除去淫叫之外已经无法再回答任何问题了。  「没用的废物。」塔洛一边说一边用手在旁边的一个水晶球上比划了几下,紫色的脉沖光芒慢慢停了下来。  「哦……哦……对不起……啊……我是……妓女玛耶……哎呀……被主人洗脑……置入了……啊……维莉昂娜的人格……」女人终于可以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了。  「没错……就是我从妓院裏随便买的一个姿色不错,身材和那婊子女王接近的妓女罢了,我给她进行了易容手术,所以看起来很像维莉昂娜,当然,只是很像。不过作爲一个洩欲和意淫的玩具来说,足够了不是麽?」  听到塔洛这麽说,巴尔克更加近距离得观察了一下眼前的女人,确实,眼前的女人如果仔细看,还是能看出一些细微区别,尤其是做过易容的边界部分,更是能明显看出一些皮肤文理和顔色的不协调,不过,如果是在半米外观察,那眼前的女人足以以假乱真了。  「啊……婊子女王……是我……啊……」妓女还在用毫无焦点得眼睛空洞得看着前方,并回应着塔洛对维莉昂娜的汙蔑。  「就像这样,不是嘛……太有感觉了……想到那个婊子女王颐指气使的样子,我就已经受不了了……」塔洛一边说一边又在水晶球上比划了一下,那些镣铐、胶管、头盖,全部自动解开了,淫兽也从女人的裆部和胸部退开。不过重获自由的女人依然继续眼神迷离得坐在椅子上。  塔洛说的没错,其实刚才巴尔克看到这双红色高跟靴和红色丝绸薄袜、想到女人可能就是自己的姐姐,维莉昂娜女王的时候,就也已经兴奋得有些受不了了。即使是个赝品,也绝对让人欲罢不能。  更何况,巴尔克已经想到了塔洛的计划,『把维莉昂娜骗到这裏拘束洗脑、对她健硕的媚肉注射各种甚至从来没有在牲畜身上试过的变态药水和肮髒的史莱姆分泌物、让高傲不可一世的她被各种劣等淫兽随意操弄……』想到这些无限的可能性,想到眼前这个女人身上遭遇的一切都完全可能发生在维莉昂娜身上,巴尔克就已经兴奋到肉棒完全勃起。  塔洛也一下就看穿了巴尔克裆部尴尬的突起,一边解开裤裆一边对女人比了一个手势,女人立马乖乖得摆出深鞠躬的姿势,把嘴对準了塔洛的裆部,一脸癡女相,与此同时,女人的屁股正对着身后的巴尔克高高举起,红色丝袜之前被裆部的淫兽搞出了一个大洞,此刻耻部正湿漉漉得对準了巴尔克的裆部,动作熟练至极。  「哼,想不到高傲的维莉昂娜女王,取悦起男人来居然这麽熟练,平时是不是经常用自己下贱的肉体来笼络男人?你这个妓女女王」塔洛一边抽了妓女一耳光,一边嘲讽道。  「啊……对不起……主人说的对……维莉昂娜女王是喜欢用自己的下……下贱肉体来笼络人心的妓……妓女女王……啊…妓女女王要洩了…噫……啊……」  妓女一边複述着塔洛的羞辱,一边却声音越来越尖细,随着複述淫乱的话语,巴尔克看到妓女的骚穴夸张得快速开合着,最后妓女的大腿紧紧一夹,一股腥臊的淫水从撅起的下体飞溅而出,嗞了巴尔克一裤子。  「没办法,这个妓女女王已经被我植入了肉体被虐、或是被言语羞辱,就会兴奋发情的受虐人格,所以已经注定只能做一个给我随时发洩性欲用的肉便器了」塔洛给瞠目结舌的巴尔克解释道。  「啊……啊……哈呀……啊……对……维莉昂娜女王…啊…是个……被虐就会发情的……肉便……唔唔……」妓女一边从刚刚高潮的余韵中尝试恢複,一边又开始重複着塔洛对自己的羞辱,而複述的过程中又开始不可抑制得兴奋起来,巴尔克眼睁睁得看着妓女的屁股又在快速扭动着,直到塔洛粗暴得把肉棒插进她的嘴巴裏,堵住了她发声的方式。  塔洛的肉棒尺寸很大,猝不及防地被肉棒捅进嘴巴的妓女先是瞪大了双眼,发出了「唔呜」的哀鸣声,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缺氧,妓女的下体颤抖得更加剧烈,瞪大的双眼也慢慢开始翻白。  巴尔克也终于忍耐不住,掏出肉棒狠狠插入了女人已经自然大张的骚穴。巴尔克成年的时候,就已经彻底失势了,再也没法过上自己本来期待的随便娶妻纳妾的生活,这都是眼前这个「维莉昂娜女王」害得,他要让她加倍偿还。  「这麽松,看来你的贱穴早就被各种男人用烂了吧?是不是只要是对你的统治有利,连最低劣的乞丐也可以操你?你以前领兵打仗给士兵鼓舞士气的方式不会是变成肉便器给士兵群交吧?妓女女王维莉昂娜」早就被各种淫兽扩展、被各种媚药催情搞得完全难以收缩的妓女下体,被巴尔克直接洞穿,巴尔克一边抽插,一边抽打着女人的屁股辱骂道。他现在非常进入状态,仿佛眼前的女人就是夺走自己王位的姐姐。  而被抽打辱骂的妓女也産生了反应,虽然被前后两个大肉棒夹击完全动弹不得,不过也呜咽的声音变得更加急促,似乎想要应和巴尔克的陈述,她脸被憋得通红,眼珠已经完全隐没在上眼皮裏,体力不支的妓女双腿微弯已经有些站立不稳,如果不是被巴尔克从后边托住腰部,恐怕已经如同一滩烂泥一样倒了下去。  妓女的骚穴虽然被扩张得很厉害,不过由于敏感度很高,这样强烈的性刺激让她的阴道内壁一阵阵抽搐张合,每次收缩时滑腻温热的阴道都紧紧包裹住快速运动的巴尔克的肉棒,还是让巴尔克体会到了几乎要升天的快感。  「啊……哈……你这婊子……听说你一直很认真锻炼,看来你的贱穴也没少锻炼啊,这麽会夹,果然是个极品妓女。」巴尔克一边抽插一边开始喘着气,他已经需要集中注意力才能保证自己在被夹到的时候不会当场缴枪。  妓女被充分开发的不止阴道,嘴巴和舌头也是异常灵活。虽然塔洛的粗大肉棒已经捅得她嘴巴裏几乎连多余的气体都没有了,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不过她还是会尽量在塔洛每次抽出肉棒时用舌头去舔塔洛的马眼。在塔洛把肉棒捅到喉咙时,她又能强忍住被呛出的咳意,翻着白眼屏住呼吸,因爲异物刺激而生理性抽搐的深喉部位,也是夹得塔洛有些招架不住。  「啊……舒服……」  「哦……」最终,叔侄二人一起,把浓精射进了妓女女王的前后两洞裏,妓女也一同达到了高潮,失去了依托的脱力身体,在两个男人的肉体间滑到在地上,一边抽搐着一边翻着白眼,一股股淫水混杂着精液从腿间缓缓躺到红色丝袜上,嘴巴裏的精液也从嘴角挂出。  「所以……啊……你的计划,是想让我把姐姐骗过来给你洗脑吗?」巴尔克一边喘着气,一边清理了一下下体,一边问道。  「不现实,首先还是那个问题,我们很难让她独自一人来这裏,而且,我们肯定不是她的对手。最主要的,你看到的这个妓女玛耶,已经被我囚禁在这裏洗脑了一年多了才达到这种地步的。就算我们有办法把你的姐姐骗来这裏,对她进行强制洗脑,我们又不可能把她长期囚禁在这裏洗脑,不说长期,只要一天,我们就败露了。用这种粗暴的强制洗脑技术的话,一晚上能达到的效果几乎等于0,一般人的精神力,只要一个白天就可以自然恢複消除掉洗脑效果,我们什麽也做不到。」  「……」  「不过,你也不用完全灰心,我自然也是有一些计划的。洗脑只是实现精神控制的临门一脚,实际上,哪怕包括玛耶的调教过程,都是细水长流,在初期的时候通过一些药物和催眠术的方式来对目标的行动和意识造成一些影响。」塔洛一边说一边指着刚才巴尔克看到的那个各种瓶瓶罐罐的房间。  「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就可以使用一些淫兽对目标进行二十四小时的调教,更进一步瓦解她们在日常生活中的思维能力和对性的依赖」  「最后才是最终极的控制,无论是像这样的洗脑,或是用脑虫寄生到目标大脑,慢慢吃掉目标的大脑并直接对目标的大脑发号施令像控制一具傀儡一样控制目标的身体,都是可以选择的方式,洗脑并不是必须的。」  听着塔洛的讲解,巴尔克脑补出了一副画面,高冷的维莉昂娜女王,完美的美豔肉体变成了一具没有任何自主行动能力的傀儡人形,女王曾经引以爲傲的智慧都不複存在,因爲她的头颅中,原本属于自己的大脑都已经被完全物理消灭,曾经一脚就可以踩死的脑虫在她的头颅裏繁殖成一个新的指挥系统,而脑虫给她的大脑下的唯一一个信号就是「发情发情发情」。  「想到这样的画面,刚刚射过的下体就又硬挺起来。」  「你先别急……那都是后话了,事实上,我的洗脑装置大部分时候都是空閑着,没有多少试验品,说不定碰到一些意识力更强的对象的话,我们可能完全无法控制也说不定,不过总得试试不是吗?就让那个婊子女王当我们的下个试验品吧。」塔洛看出了巴尔克尴尬的下体,赶紧把他从臆想中拉了回来。  「现在,我急需你的帮助,我们必须在2周以内对女王産生足够的影响,让她停止收回我的寝宫,如果我失去了这个实验室,那我就彻底完蛋了。唇亡齿寒,你是知道的。」塔洛提醒着巴尔克,事情的急迫性。  「……」巴尔克陷入了沈思,「可是,你不是说有可能意识力更强的人,控制起来可能没那麽容易甚至完全没法控制吗?姐姐她的意志应该是异于常人的。」巴尔克的担忧并不多余。  「话是这麽说,但是我其实也从来也没有多少做实验的机会,再说,试了可能会失败,不试那一定会失败。」塔洛的语言变得急切起来。  「……给我一个晚上想一想」巴尔克回答道,他知道,一旦答应了塔洛,那就是违禁实验、犯上这样即使是皇室嫡亲也免不了死罪的严重罪行,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好吧……那明天下朝我等你」塔洛听起来很是失望。  塔洛和巴尔克慢慢从密室回到寝宫,就好像从一个恐怖的地狱回到人间的感觉,巴尔克感觉到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说不出话来,默默离开了塔洛的寝宫。  「哎……」塔洛看到巴尔克没有答应,很是失望,摇着头回到自己的卧室,忽然发现一个人正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红色的披风、红色的护胸,护胸外是黑色的半透明的薄丝绸,这使得来人从胸部以下到腰部的白皙皮肤都若隐若现,红色的短裙和红色的高跟过膝靴子,短裙与靴子间是黑色的薄丝绸袜。这样的装扮,甚至不用去确认面容,她一定属于鬼姬——维莉昂娜女王。  「j……啊……女王殿下!」塔洛硬是吞回去了下意识的「妓女女王」四个字,赶紧低头行礼,他没想到女王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来自己寝宫。  「哼,『愚蠢的副官』。」维莉昂娜女王用冰冷的语气说道。  「是……女主人……」听到女王声音的一瞬间,塔洛的眼睛忽然失去了神采,声音也失去了任何语气,双手并拢在身边,保持着弯腰鞠躬的姿势一动不动,有一丝丝滑稽的感觉。  原来,其实当年维莉昂娜并不是只找到了塔洛贪汙腐败通敌的证据,她当时就已经发现了塔洛的洗脑实验室。爲了达到目的不则手段的鬼姬维莉昂娜,自然知道这样一种控制人心的技术是多麽重要,无论是战争、外交还是政治。  只是她自然也清楚这是被王国时代命令禁止的黑色区域,哪怕再有威望的人,一旦沾染,必定会被处以极刑。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找一个绝对守口如瓶、绝对言听计从的代理人,由他来研究洗脑技术,并爲自己所用,一旦事情败露,他还要能顶下所有的罪责。  而塔洛显然是这麽一个绝佳的代理人人选,他已经对洗脑技术颇有研究了,只要他能对自己绝对服从。  心狠手辣的维莉昂娜,用利剑威胁着塔洛,让他走上了自己的洗脑装置,并给自己设定了洗脑程序和关键词。这才是塔洛并没有因爲贪汙腐败通敌的事情败露而被彻底革职的原因,其实是维莉昂娜在揭发时隐瞒了大量罪行,因爲她还要利用这个棋子。  外战的胜利、人心的巩固,甚至老国王的死,和弟弟结党营私事情的败露,这其中到处渗透着塔洛的协助,当然,没有被触发暗示『愚蠢的副官』的时候,他自己也丝毫不知道这些。  「怎麽样,他上鈎了吗?」女王继续冰冷冷得说着。  「他还要考虑」塔洛已经被剥夺了所有思考的能力,回答的语句中连一个没用的词彙也没用。  「哼,看来还要对他继续施压」  心狠手辣的女王,想要名正言顺得除掉自己的弟弟,虽然她完全也可以想害死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害死弟弟,不过父亲的死已经招緻了许多蜚语流言,甚至引发了法老议会的不满,如果此时弟弟再暴毙,那麽对自己的执政必然会带来大麻烦。  而诱骗弟弟和塔洛合作,就可以把违禁实验、以下犯上的罪名天衣无缝得安到巴尔克身上,即使是皇亲,也免不了一死。女王的计谋不是一般得兇险。  「我会想办法对他施压的,如果他明天同意了,你就準备一瓶纯净水给他,然后骗他是可以影响我思考能力的并且让我身体变得敏感的,结合了媚药和洗脑效果的药水,让他趁和我共进晚餐的时候下到我的酒杯裏。我会故意去洗手间卖给他破绽的,只要他有任何越界行爲,我就会抓个正着,并搜出药瓶。到时候他一定会招出是你的计划,而你也要自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最后两个绊脚石,一石二鸟,多麽完美的计划。」  女王殿下想除掉的不止巴尔克一人,一旦巴尔克除掉,维莉昂娜就彻底掌控了局势,那麽洗脑技术也就不那麽必要了,所以她想要塔洛一同陪葬,这样就彻底灭口了。  「是……女主人的计划天衣无缝……」塔洛继续用毫无感情的语言夸赞着维莉昂娜,仿佛完全不介意自己马上也要被除掉的事情。  女王殿下不屑于听完塔洛的夸赞,起身离开了寝宫,留下了塔洛过了一阵子才回过神来。「哎……明天还要再想办法说服一下巴尔克」塔洛愁容满面得躺在床上进入了梦乡。